主页 > 言情 > 正文

窃玉偷香 第215章:陪葬

未知2020-03-18 14:28 言情

牙哥这个人,做人做事都光明磊落,狠是狠了点,但是这个道上,谁不狠的话,谁就活不下去,我也做牙哥那样的人,我也要狠。

所以,我不会跟卑鄙的人合作。

我拍着桑姐的后背,我说:“先从这个混蛋开始吧,是他间接害死了牙哥。”

桑姐点了点头,说:“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你了,我相信你,这个世界上,我能依靠的男人,不多了。”

我搂着桑姐,我是个可以让别人依靠的男人吗?

我不知道,曾经萧红,给了我很大的考验,我为了这个考验,走上了这条路,现在桑姐,又来考验我,这次,跟萧红还不一样,这条路,我会越走越深,一直到深渊里。

我离开桑姐,走到楼下,我跟老酒说:“从今天开始,友谊宾馆不营业,所有的老缅,都不准来卖石头。”

老酒说:“知道了。”

我说:“明天,准备……杀人。”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红着眼,我没有说什么,直接坐在沙发上,闭着眼,我没有回家,没有去找萧红,也没有去睡觉,就是在友谊宾馆坐着,熬夜,熬到明天早上。

我现在终于知道邵军为什么有时候晚上不睡觉了,一夜一夜的不睡觉,因为,睡不着,心里有很多事要想,有很多事要做,睡不着,也不敢睡。

害怕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这就是这条路的黑暗之处。

早晨,我睁开眼睛,看着黎明的太阳,瑞丽的太阳很刺眼,太阳像是君王一样,让所有人都汗颜,我哽咽了一下,站起来,嘴唇干裂,但是还是想抽烟。

这个时候,我看着瘦猴跟小江来了,两个人走到店铺里,脸色很沮丧。

“阿哥,我们的铺子被封了,他们不准我们在德龙做生意,是光头带人来封的,这是要把我们往死弄啊。”小江说。

我撩起来头发,我说:“不怕,我们还有友谊宾馆。”

瘦猴叹了口气,说:“光头要我给你带一句话,你尽快离开瑞丽吧,到缅甸吧,他不想动你,邵军也不想动你。”

我朝着瘦猴的脸就抽了一巴掌,打的瘦猴有点发懵,我说:“他不想?可怜我吗?记住,有我没他,他不动我,我也会动他的,我要看看,他到底有多狠,你怕吗?”

瘦猴舔着嘴唇,说:“不怕,我们都是跟你的,不是跟邵军的,我们早就知道这个道理,只是,我们现在能跟他斗吗?”

我说:“老酒,跟他说说,我们能跟他斗吗?”

我的话,让所有人都起来了,走到我身边,说:“搞死他。”

很多人都在喊叫,瘦猴跟小江的脸色都很难看,但是很快就笑起来了,瘦猴说:“早就想把他往死里搞了。”

我说:“走……”

我说完就去上车,到了车里,我开车,带着人朝着勐卯的废弃仓库去。

勐卯是个旅游胜地,但是曾经也办过工厂,只是倒闭了,留下一个没用的仓库,车子开到仓库边上,我门都下车,我带着人朝着仓库里面走,仓库的门打开了,我看着周四带着十几个人站在仓库里面,他抽着烟,脸色很焦急的样子。

我看着哪些人,都是小年轻,周元也在,是他的弟弟,哪些人,大概都是那些上学的学生蛋子,段九放出来话了,要周四的命,没有人敢跟周四的,也就这些生瓜蛋子还敢跟着周四。

我走到他面前,周四就把烟头丢了,狠狠的踩了几脚,我看着地上已经很多烟头了,我知道,他等了有一会了。

周四看着我,说:“带这么多人啊?吓唬我啊?谈判不需要带这么多人的,没用,知道吗?”

我没有说话,只是红着眼看着周四,他有点害怕,说:“你妹子,在我手里呢,我要是出事了,她肯定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我从口袋里摸烟,但是没有了,瘦猴给我抽了一根烟,我放在嘴里,瘦猴给我点着了,我抽起来,吐了一口眼圈,眯着眼睛,看着周四,我说:“倪洁不是我妹子,只是邻居,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听到我的话,周四有点害怕,他说:“小子,你跟我来狠的?你想想你现在的处境?哼,石头在我手里,只要我把石头卖给周德龙,咱们就有钱了,好几亿呢,你有人,我有钱,咱们联手,对付段九,不是问题,咱们自相残杀的话,对谁都没有利,只是让段九得逞了。”

我说:“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还要我说啊?”

我的声音冷冰冰的,我说完,老酒就带着人,把周四给包围了,周四身边的人,立马从背后抽刀,但是老酒他们从背后拿出来的是枪。

所有人看着我,慌张的打转,这些生瓜蛋子头上开始冒汗,开始恐惧,不敢说话,只能眼巴巴的瞪着。

周四笑了起来,说:“李峰,你小子,挺狠的啊,还想干死我,哼,我告诉你,不仅仅是倪洁在我手里,周德龙的女儿也在我手里,如果你不在乎那个倪洁,但是你不在乎周德龙的女儿吗?她要是死了,你我相信,你一定活不下去去的。”

突然,老酒朝着周四的后脑勺打了一拳,打的周四跪在地上,抱着头痛苦的嚎叫着,其他人想动,但是看着我们手里明晃晃的枪,都蹲下来了,没有人敢动。

我哽咽了一下,看着他们,我说:“老酒,你说该怎么办?”

老酒说:“杀几个,给牙哥陪葬。”

“不要杀我们,不要杀我们,这件事不关我的事,真的不关我的事,都是他,他要我们做的。”周元立马说。

我看着周元,我说:“你是他弟弟啊,怎么能说不管你的事呢?”

“弟弟,他要是把我当弟弟,就不会让我来送死了。”周元说。

我说:“老酒,你觉得这些人无辜吗?”

老酒摇头,说:“拖出去。”

所有的人,都开始动起来,把哪些生瓜蛋子往外面脱,周元很害怕,哭着说;“你杀了我们,警察不会放过你的。”

我抽着烟,我说:“是啊,不会放过我们的,但是往河里面一丢,可能连警察都找不到他们。”

突然外面传来了枪声,所有的声音都安静下来了,周元吓的不敢说话,身体发抖,我哽咽了一下,我当然不会随便乱杀人,老酒也不会,我们都是老江湖,他懂我的意思。

周四找我谈判,他是不怕死,但是有人怕死,我就需要那个怕死的人就行了,有人怕死,事情就好办了。

我抽着烟,看着瞪大眼睛的周元,我说:“我告诉你啊,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无辜的,你大哥想要搞事情,你知道吗?什么叫道上混的,出事了就死全家啊。”

我说的很温柔,但是我看着周元,他吓尿了,身体在发抖。

周四抬头看着我,狠狠的说:“你真的不怕死?周德龙的女儿在我手里,是你害死他的,你弄死我,对你也没有好处的,你疯了。”

我哽咽了一下,我说:“是你的人弄死他的啊,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听到我的话,周四瞪着我,我俯下身体,我说:“你一开始就针对我,如果不是你偷了我的料子,也不会有今天的事,你是最该死的,你知道吗?”

我说完,老酒就开始拽着周四朝着外面走,周四在挣扎,吼着说:“我他妈的,躲过了段九,躲过了邵军,是他妈的自己送到你手里了吗?你比他们都恨吗?你有这个狠劲吗?我告诉你,你没有我不行的。”

周四在疯狂的吼着,挣扎着,我看着周四,我也觉得他挺可怜的,真的,他确实挺可怜的,以为段九跟邵军才是可怕的,以为我一点都不可怕,还想跟我谈判,想要我帮他,但是,他错了,其实,如果说可怕的话,我是最可怕的,是的,我比谁都可怕。

老酒的手松开了,周四挣扎开爬起来,他爬到我面前,哭着说:“你别杀我,我把料子给你,我买命,我买命,行吧?”

老酒的枪已经指在了周四的头上,我看着老酒没有动手,我说:“你在动你大哥亲自动手吗?”

老酒有点意外,眼神在询问我,我眯起眼睛,杀机大动,突然,枪声响了,周四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或许,他到死也不会知道,我会这么果断,我会这么狠心。

我哽咽了一下,擦掉眼泪,我心里是在颤抖的,是的,非常的颤抖,我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我以为我会坦然,但是我很害怕,依然很害怕,我更加深刻的体会到邵军为什么不敢睡觉了。

害怕。

我也会害怕。

我看着周元,他躺在地上,浑身都是汗,衣服都湿了,我蹲下来,捏着他的脸,他麻木的看着我。

我问:“你知道,那两个人在那吗?”

周元麻木的点了点头,我深吸一口气,我说:“知道就好,知道就好,但是,你知道你大哥把料子放那了吗?”

周元又麻木的点头,眼睛里的眼泪掉下来,一行行的。

我低下头,心里很宽慰。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至少周四不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