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 > 正文

窃玉偷香 第206章:妥协

未知2020-03-18 14:06 言情

逼宫,我们是来逼宫的,跟豁牙一起来逼宫的,他们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我们三个是兄弟,共同进退。

所以段琼的话,像是一句没用的屁话,我觉得,邵军不会听。

我们就这么冷漠的站在大厅里,邵军翘起腿,靠在沙发上,冷眼看着段琼,说:“自己兄弟,没有什么外人不外人的说法,男人说话,女人,进去。”

邵军的话,冷漠而霸道,他说完,我感受到了段琼脸上的寒意与震怒,但是忍了,只能瞪着眼,不能再多说一句话。

因为所有的话,都是无用的。

九叔似乎感受到了我们这次来的含义,也知道这次他所遇到的危机,但是九叔还是从容,像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的老船长,无论见到什么风浪,都没办法撼动他坚实的内心。

白头翁也像是看明白了一切一样,没有多说一个字,而是站起来,准备离开九叔的房间,但是却被豁牙拦住了。

“今天,没谈清楚之前,谁都不准走。”豁牙冷笑着说。

九叔微笑着看着豁牙,说:“豁牙老弟,在我的家里,未免,你们有点反客为主了。”

豁牙一把将白头翁推到坐在沙发上,冷笑着说:“客?哼,我们可不是什么客人,我们,是土匪,讲道理的土匪。”

他说完,所有人都笑了,但是我跟邵军没有笑,我们两个依然冷冰冰的看着九叔,我们都知道,九叔不会这么轻易的认输的,今天的角色转换,虽然成功是必然的,但是要费多少工夫,就难说了。

九叔深吸一口气,看着我,问我:“好吧,你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立马说:“料子交给周四的时候,是好料子,我可以用生命保证,我没有吃料子,是周四吧料子给吃了,如果料子不在周四哪里,九叔,我把我的心挖出来给你都行。”

九叔突然挥手,说:“不用说这种狠话,我信你,因为我自始至终都觉得,你不是那种偷鸡摸狗的人,如果是,也是你手底下的人做的,你的品质,我相信。”

邵军说:“那九叔,为什么还要他们两个找料子呢?”

九叔说:“做老大的,不能只听信一面之词,哼,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能不信,如果我不信,今天会有什么结果呢?”

邵军说:“我们没有跟九叔作对的意思,我们只是要一个清白,就这么简单,九叔,周四这个混蛋偷料子,栽赃嫁祸兄弟,这件事,交给我吧,我来摆平,可以吗?”

九叔点头,说:“不可以,也不行,去做吧。”

九叔妥协了,或许,只是占时的退让,但是,我们胜利了,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赢了九叔这一次,九叔退让之后,就是周四的死期。

邵军站起来,大声的喊:“周四偷料子,陷害兄弟,罪该万死,所有的兄弟听着,九叔的命令,杀周四,拿回料子。”

邵军喊完,外面的兄弟就附和着,喊声震天,我看着段九,他的脸色极其难看,虽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高兴的表情,但是我知道,他的内心,已经燃火了,不过没关系,不重要了,我们逼宫成功了,剩下的时间,就是一步步的蚕食他。

邵军转身朝着外面走,我也跟着走,但是九叔说:“阿峰,留一下。”

我听着就停下脚步,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我,我看着九叔,我知道他什么意思,但是现在我们兄弟三个一条心,我不能听九叔的话。

我说:“对不起九叔,我要为了洗清我的嫌疑而去做事,有事的话,下次再说吧。”

我说完,就带头走出去,我第一次违抗九叔,是的,第一次,这种感觉很爽,像是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后的我,突然获得了自由,那种感觉,是没有办法来形容的。

我走出去之后,豁牙搂着我,使劲搓我的头,说:“臭小子,可以啊,干的漂亮。”

我微笑起来,我知道,我们兄弟三个这个时候必须一条心,不管我怎么同情九叔,但是,我们三个现在必须共同进退,不能跟九叔在有任何的瓜葛。

走到了外面,邵军对着光头说:“带一百个兄弟,把周四的家给抄了,记住,不要杀人,不要惹事,只管抄家。”

光头说:“知道了军哥,放心,我一定漂亮的办。”

光头说完,就招呼兄弟走,豁牙对着老酒说:“去,把周四的店给砸了,还有,跟他有关系的人,都给我骚扰一遍,让他们知道,周四犯事了,逼他死。”

老酒二话没说,带着人就走,我们几个上车,坐在车里,我开车走,我们兄弟三个第一次单独的在一起。

“去发廊。”邵军说。

我把车子朝着发廊开,我们都看着外面的倪虹,这里的景色,十分的美丽,迷人,不夜城的瑞丽,到处充满着激情与财富,曾经的我们,都是在底层爬的蛆虫,如今,终于有出人头地的机会了。

车子到了发廊,如今的这里,已经打起来了地基,就要盖起来高楼大厦,我们的酒店,夜场,就要开起来了,这是一种崛起的象征。

我们都没有人说话,只是拿着烟,抽烟,车子里弥漫着烟草的味道,很香,那种欲望的味道,在我们身上蔓延。

邵军弹弹手指,说:“九叔的身边,不能留人,做掉周四之后,把白头翁也做了,他是九叔的军师,不能留。”

豁牙说:“找个机会做就是,但是现在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周四那个人,我感觉很滑头,不见得会那么轻易的摆平。”

邵军不屑的笑了一下,说:“算账的人,脑子是有的,滑头的很,但是,要说硬实力,没有的,九叔身边几个人,就周四最弱,但是这个人太阴险了,阿峰差点栽到他手里。”

我靠在座椅上,是的,周四够阴险的,我差点栽到他手里,豁牙伸手在我头打了一下,说:“臭小子也不差,聪明着呢,我是佩服阿峰的,人家都说栽赃靠脑子,他呢?硬栽,我第一次遇到阿峰这种操作的人。”

我笑起来,我说:“还是得靠你们,要不然,成不了。”

邵军说:“下一步进行吧,不要给周四喘息的机会。”

我点了点头,我拿着手机,给周德龙打电话,邵军显然同意了我用周德龙这步棋。

我们三个人之间,产生了一种很奇妙的变化,像是一种化学反应一样,之前所有的剧烈反应,都慢慢的消化了,融合了,然后产生一种密不可分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我们放心,让我们变得,融洽起来。

“喂,周老板,周四,偷了九叔的料子的事,你知道了吗?”我说。

听到我的话,周德龙沉默了一会,过了一会,周德龙说:“没有听说,这是什么情况?”

我说:“你可能很快就听说了,周四这个混蛋呢,偷了九叔的料子,栽赃给我,但是九叔是英明的,所以要干掉周四,而周四显然不会束手就擒,我想,他一定会找你的。”

听到我的话,周德龙就不满意的说:“找我?你认为是我要他偷的?我周德龙虽然对你做了一下狠事,但是我在你心里应该不是那么下作的吧?我周德龙要的东西,我会拿钱买,拿钱砸,我不会找人去偷。”

我说:“周老板肯定不会,我只是想告诉你,周四会去找你,我希望周老板帮我一个忙。”

“哼,你算什么东西,你以为在我这里有点重要性,就要我帮你的忙?你觉得,你够这个分量吗?”周德龙生气的说。

我苦笑了一下,周德龙可能是被激怒了,或许他误会了,我并没有说,是他要周四来偷料子的,可能周德龙现在有点敏感,所以,我一点火,他立马就爆炸,我看着豁牙跟邵军都开心的笑,我也笑了起来。

因为,我能一句话就把周德龙给点着了,那也是我的本事。

我说:“周老板,我重不重要都无所谓,但是你比较重要,你周德龙的名声比较重要,你想啊,你之前就表现出了一种对那块帝王绿的料子必得的表现,如果周四去找你,到时候外人会怎么想?我们虽然相信你周老板不需要,但是可惜,我觉得外人不会相信,他们都会说,周德龙搞不定九叔,就花钱买通九叔身边的人,偷了九叔的料子,下作啊。”

“你,你这个臭小子,你说谁下作?”周德龙愤怒的说。

我看着他们两个憋着笑,我就笑着说:“周老板,当然不是你,我是说,下作的人下作,我呢,只是想请你帮个忙,周四找你的时候,把料子收下,我们自然会还你周老板一个清白。”

“哼,清者自清。”

“嘟嘟嘟”

周德龙挂了电话,我看着手机,我们三个人都沉默了,但是突然,豁牙哈哈大笑起来了,再也憋不住了一样,邵军也笑了起来,我也跟着笑。

我们三个人像是疯了一样。

哈哈大笑。

那种笑容,是得逞的笑容。

是的,我们在成功的道路上。

一步步的得逞。

我们都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