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 > 正文

仙界赢家 第1426章 心切

未知2020-05-26 01:37 言情

和庞大的世家相比,不恕的力量太小了。

他自己可能也清楚,在薄冰上行走,步步惊心,瞒得了一时,却瞒不了一世,当夏侯婉儿殒命的时候,多半也会是他自己的末日。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听周舒的吩咐。

阁楼内。

看向躺在榻上的夏侯婉儿,夏侯昭德眼中满是心疼,轻叹口气,“周小友,这就是她,你看看罢。”

周舒点点头,走到床榻边,凝视了一会,手指一点,一股轻柔的力量朝着那柔若无骨的手腕绕去。

“且等等。”

夏侯昭德止住周舒,对不恕道,“大师,你确定没问题吧?如果让小友的元力碰到……”

不恕摇头道,“昭德公放心,换做其他人一定不行,但小友的话,应该没问题。”

周舒回过身,点了点头,“昭德公放心,我用的并非普通法诀,而是华家的逢春诀,其中的力量也不是元力,来自于华家的五禽戏,对她只有好处,绝无坏处的。”

“五禽戏和逢春诀,老夫也听说过,却想不到小友都会。”

夏侯昭德神色微震,喜色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那老夫真的可以放心了。”

因为不恕的告诫,为了防止夏侯婉儿出事,在阁楼里,他一点元力神识都不敢用,剑意就更不用提。

周舒自然清楚这点,也没有什么顾忌,放开神识,小心的又查探了一番,当然,他早就探视过了。

收回力量,周舒显出几分沉吟,半晌无语。

夏侯昭德犹豫了一会,忍不住道,“怎么样了,小友?”

周舒看了他一眼,缓缓道,“坦白的说,她的状态很不好,从心神来看,心魔杂念丛生,识海完全破裂,十不存一,从身体看,虚弱之极,精血和寿元都有枯竭之象,时日无多。”

“什么,竟然到了这个地步么?”

夏侯昭德身体猛地一颤,面色立刻白了。

而白的不止他一个,边上的不恕也一样,他没想到周舒会这样说,难道,被周舒阴了一把?

夏侯昭德的目光已经落在了他身上,犀利如刀,“不恕,你是怎么搞的?”

不恕惊得退了两步,“昭德公,我……”

“昭德公勿急,不恕大师没什么错,”周舒微微摇头,缓声道,“我听说大师一直在给她炼制丹药,因为这些丹药的缘故,她的气脉气海都保持得不错,而且保证了她的神魂完好,心魔也被暂时压制,她才能维持着还好的状况,如果不是那些丹药,恐怕她早就陨落了。”

“是这样么?”

夏侯昭德如有所悟,立刻变了脸色,拱手道,“我一时心急冲撞了,还请大师勿怪。”

不恕暗暗松了口气,还礼道,“呵呵,昭德公救妹心切,些许无礼,无妨无妨。”

周舒看了不恕一眼,继续道,“不过呢……也因为长期服用丹药,进补过多,她的身体无法承受,那些延寿的灵物起到了反效果,没有起到作用,反而削减了寿元。”

不恕又是一惊。

周舒似有所思,接着道,“事关医理,所谓隔行如隔山,这个也怪不得不恕大师……其实救治病者来说,医道和丹道并用效果才最好,专用丹道难免出现纰漏。”

夏侯昭德也无暇去理,只急忙道,“小友,有办法弥补么?”

周舒微微一笑,“依我看,以她的资质,几年内化神没有问题,完全不用担心寿元。”

“可是,怎么能恢复?”

夏侯昭德叹了口气,“而且都几百年了,她的修为都没有一点进步,又怎么能够化神呢?”

不恕劝慰道,“昭德公不要心急,周小友不愧是医道妙手,他既然看出了症结,想必也知道该怎么做。”

看着夏侯昭德满是期待的目光,周舒沉思了一会,认真道,“我可以帮她恢复,而且能恢复到最初,回到神魂没有被心魔和杂念影响的状态。”

“真的么?”

夏侯昭德惊呼起来,有些失态的抓住了周舒的手臂,“小友如果能让婉儿恢复如初,不管你要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周舒淡淡的道,“比如,倚天剑?”

“啊?”

夏侯昭德怔了怔,脸色渐渐黯淡下来,缓声道,“倚天剑是夏侯家的象征,只这个不行,其他的都可以。”

周舒拱了拱手,“昭德公不要见怪,我只是看看昭德公是否有诚心罢了,我当然不会要你们夏侯家的象征倚天剑,只是有一些别的要求,并不是很难,”他顿了顿,继续道,“希望在我需要的时候,夏侯世家能够支持我些人力物力,也就是了。”

“这个没有问题。”

夏侯昭德立刻点头,“只要小友有需要,夏侯世家义不容辞,只是,希望小友不要欺瞒于我……”说着,他向不恕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又转向周舒,“一定要让婉儿恢复如初。”

“我答应了你,一定会做到。”

周舒微笑点头,带着许多自信,“但这不是小事,需要夏侯家鼎力支持,方能成功。”

夏侯昭德神色严肃,“放心,只要能救回婉儿,夏侯家必尽全力,小友需要些什么,现在就可以说出来。”

“我还在等几位同伴,等她们来了才能正式开始医治,不过这之前,昭德公可以准备一些灵物,对婉儿尽早苏醒也有一些好处,”周舒思虑片刻,缓缓道,“我需要的是清雅草、凝火石、无根果……等等,就是这些。”

“啊。”

夏侯昭德微微一怔,“这些灵物,之前不恕大师也提到过,你也说出来了……看来你们的想法也有些相同啊。”

周舒看了不恕一眼,微微一笑,“这个自然,不恕大师也是为了夏侯婉儿在努力啊,而且我医治她,不恕大师也会出力的。”

周舒说的那些灵物,本就是不恕之前提到的。

夏侯昭德点了点头,“两位放心,这些东西我会尽快准备好的。”

“好,那我就先告辞了。”

周舒拱了拱手,“昭德公有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

不恕也连忙跟着举手,“昭德公,我也走了,有周小友在,婉儿一定会没事的。”

“希望如此。”

夏侯昭德长出口气,沉声道,“我已经失望了许多次,不能再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