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 > 正文

仙界赢家 第3413章 安静点

未知2020-05-21 10:53 言情

“啊——”

牧颜悠悠醒转,只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舒适,不由发出一声低哼。

明明悬在虚空里面,却丝毫不觉冰冷,周围温暖宜人,仿佛置身灵泉仙境。

周舒看着她,“你醒了,感觉如何?”

牧颜下意识的道,“从修炼以来,我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为什么会这样?”

周舒淡淡的笑,“我是说,伤势恢复得怎样?”

“啊。”

牧颜微红了脸,运转了几遍心法,不由显出许多诧异,“入侵的力量没有了,伤也全好了,比没受伤前还要好,而且我的慈航心法……好像晋阶了?要不然慈心之力里会多出来这么多生机,和以前完全都不是一个等阶了!我明明一直都学不会创造法则的啊。”

她看着周舒,圆圆的眼睛都瞪直了,里面全是迷惑。

周舒摆摆手,自然不会把用了建木之叶的事情告诉她,“我稍微帮你调理了一下,同门互相帮助是应该的,没什么大不了。”

“这也太神奇了!”

牧颜滞了下,完全不敢相信,“调理一下就能晋阶的话,那修炼也太容易了吧?”

周舒神色微凝,“这个……在慈心之力上,我的确有很多厉害之处,你想要了解的话,以后有的是机会,但现在我想问你一些问题,牧师妹。”

见周舒神色,牧颜连忙整理衣冠,肃然道,“知道了,周师兄。”

周舒缓缓道,“你是怎么掉到沼泽里面去的?”

“沼泽?”

牧颜愣了下,“是说那些魔泥么?它们是被圣盾符吸引过来的,界里的魔气都想要侵蚀掉圣盾符,所以就聚集过来了,侵蚀了界上的泥土,逐渐形成了沼泽的模样,原来我就是掉在界上,然后看着沼泽形成,慢慢的沉下去……”

她想起了什么,脸上浮起些惊恐,“一寸一寸的的沉下去,速度很快,像是被谁活埋了,每天都看到这样的场景在我面前重复……还以为再也出不来了呢,谢谢周师兄。”

周舒摇摇头,“主要是那位遮天圣女救的你。”

“圣女……师兄你叫她圣女?”

牧颜呆住了,喃喃道,“为什么是她救了我……”

周舒拍了下脑袋,连忙道,“牧师妹,你不要纠结我叫什么,你叫她魔女也没问题,其实她没把救你当回事,你不必念在心里,比如想要报恩什么的。”

牧颜想了想,认真道,“恩要报的,但我也明白,师兄说得很对,现在慈航宗不宜再多树敌。”

“嗯,不说这个,”周舒点点头,“你是怎么掉到这个界的?”

没想到,诸天里遇到的第一个慈航宗弟子,却是一个话痨,还特别喜欢岔开话题。

万幸声音很好听。

“遇到了仙捕,一路从听东城跑过来的,最后还是没跑过,因为我的飞舟坏掉了,都怪听东城里那位叫王大锤的炼器师,他说……”牧颜感觉有点不对,连忙看向周舒,“我不是仙捕对手,最后我用了圣盾符,硬挨了他三下,再醒来的时候就在那沼泽里躺着了。”

想到了什么,她又补充道,“我的修为不够,而且对圣盾符也不太了解,没想到用了圣盾符以后我就不能动了,要是能动的话,也不一定会输。”

“我明白了。”

周舒缓声道,“你在听东城做什么?听东城的城主好像是万凶榜上的人吧?”

盯着周舒,牧颜显得很惊讶,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只有这样的仙城才有慈航宗弟子的容身之地啊,周师兄也是慈航宗弟子,怎么会不知道呢?这是慈航宗宗主说的,每个弟子都知道,不和仙界做对的仙城,我们根本待不下去的。”

周舒神色微凝,“慈航宗现在有宗主?”

“是宗门当然就有宗主了……”牧颜意识到了什么,脸色都变了,“周,你……你到底是不是我的师兄啊,怎么慈航宗的事情你一点都不知道?”

周舒平静的道,“我是从玄黄界飞升进诸天的,来自玄黄界慈航宗,并不是这里的慈航宗。”

“玄黄界!”

牧颜一声惊呼,人也跟着站起来,“玄黄界的慈航宗!?”

周舒有一点意外,“你也知道?”

牧颜惊恐的往后退去,有些语不择言了,“知道,还和我们说过,一旦遇到自称从玄黄界来的慈航宗弟子,一定要避而远之!他们肯定都是骗子,是仙界派来对付慈航宗的人!”

周舒愣了下,但很快就明白过来,“慈航宗宗主是个明白人啊。”

本来已经退开了的牧颜,立刻又走回来,正声道,“你不要嘲笑本宗宗主!”

“不是嘲笑。”

周舒平静的道,“你先稳定好心神吧,照道理说,能把慈心之力修炼到大罗金仙程度,不至于遇到一点事情就变得这般慌乱,我都有点怀疑你是不是慈航宗的人了。”

“你……恶人先告状!”

牧颜一时愤然,怒道,“只有最虔诚的慈心之道信徒才能使用圣盾符,没人能质疑我的向道之心!”

周舒缓缓道,“那你就安静点,坐下来。”

牧颜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回去,大约也知道,自己不是周舒的对手,逃也不可能逃掉。

周舒微叹口气,“你们宗主说得没错,玄黄界上的慈航宗被剥夺了升仙的权利,所以自称来自玄黄界的慈航宗弟子,很可能都是仙界派来的奸细,但我不是。”

“为什么?”牧颜注视着周舒,“其实我也不希望你是,但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

周舒顿了下,“你知道通天塔么?”

牧颜想了想,还是茫然,“不知道。”

周舒笑了笑,“没关系,诸天修行者里能知道通天塔的人本就不多,我详细给你解释一下吧,通天塔是几千年前玄黄界上建立起来的……”

他讲得很认真很详细,牧颜听得也很专注,时而惊呼,时而惋惜,时而欢喜。

周舒看着她也是颇觉奇异,这牧颜如此性情,一看就是没经历过多少磨难的样子,在诸天里艰难挣扎的慈航宗,真的还会有这样单纯的弟子么?

可不管周舒怎么看,这个家伙都是不折不扣的慈航宗弟子,力量不说,身上还带着慈航宗的独有令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