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 > 正文

仙界赢家 第3411章 来都来了

未知2020-05-21 10:48 言情

遮天出来时,穆王都愣住了。

原来她那病恹恹的样子完全不见了,脸色红润,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十足,还是过去那个骄矜冷傲的女尊。

穆王不觉看向周舒,疑道,“先生,你还有这样的疗伤本领吗?上次为了帮屈臣驱除心魔,可是费了一个多月时间,还到处找材料才治好,而遮天道友的伤势明显更重更复杂,怎么一会儿工夫就全好了?”

周舒淡然笑笑,“人与人不一样的,我也不一样了。”

“原来如此。”

穆王想到了了什么,看了眼遮天,似有所悟。

遮天怒视穆王,想要说些什么却又打住,只转头向周舒行礼,“周舒,这次多谢你了。”

周舒点头,“遮天,这是一笔投资,不要太在意。”

“投资么,”遮天冷哼一声,“好,本尊记住了。”

看了眼周围,周舒平静的道,“穆王,你有合适的界给遮天吧?”

穆王连忙答应,“当然,说好了随便什么界都可以,遮天道友你先到处转转,看中什么界就和我说,每个界都有我的真实之影,直接就可以让给你。”

周舒笑了笑,“那你们忙,我先告辞,要去梅山界找人。”

听到周舒的话,遮天似有所动,暗暗点了下头。

穆王只是点头,“知道了,先生,那边也有人在等。”

周舒走出几步,突然意识到遮天跟在身后,不由顿住,“遮天,你还有事?”

遮天依旧昂着头,看也不看周舒,“没事,本尊现在要去找合适自己的界,去哪里都没区别,本尊不认识路,反正你要去梅山界,那本尊也跟去看看,不行么?说不定那个梅山界就很适合本尊。”

“行。”

周舒笑笑也不多说,带着姜人王踏上旅途。

两人速度奇快,转眼就没了踪影,飞了好一阵才想起来后面还有个人。

周舒顿了下,回头找了一圈,看到遮天坠在后面,飞得很是努力,虽然努力也没什么用,本身境界有别,而且阴葵族的确不擅飞行。

周舒看着她,“遮天,让人王带着你吧。”

遮天脸上有一丝窘迫,连忙侧过了身,“不用,本尊追得上。”

“一起走吧,我还可以跟你讲讲补天道,”周舒招呼了人王一声,人王应声而来,把粪叉往遮天脚下一放,“上来,它会带你飞,不是我说你,你实在太拖速度了。”

遮天脸色微变,随即抬脚走上去,冷冷的道,“那本尊就看看你到底有多快……你这是什么法宝?”

姜人王一脸的自得,“种田的粪叉啊,被人皇特意加持过了,我估计很快它就能成为道器了,嘿嘿,不错吧?还是种田适合老夫。”

遮天脸一灰,几乎就要跳下去,但想想还是忍住,只紧闭着嘴唇,一副难受的样子。

三人继续向前。

遮天感知着粪叉的速度,心里一惊,不说比自己强很多,她见过的法宝罕有能与之相比的,就连阴葵族的圣器也不如它跑得快,虽然样子有点难看,转头看看和粪叉保持同步、信步而行的周舒,不觉暗叹口气。

“你是想帮我找人吧?”

周舒似是无意的看了她一眼。

遮天心中一紧,连忙摇头,“你胡说什么?本尊是为自己找界。”

周舒沉吟道,“遮天,之前是我疏忽了,说起来你真的可以帮我,毕竟慈心之力和阴葵族天生相克,而你们一族本能就很排斥慈心之力,只要碰到……”

遮天脸色微变,“等等,你是说慈心之力,难道你要找的人是慈航宗的?”

周舒看着她,眼中有一丝疑惑,“不错,怎么你见过?”

遮天看了周舒一眼,思虑一息,很肯定的道,“是的。”

周舒忽而顿住,粪叉也跟着停住,他脸上现出一丝激动,“遮天,你什么时候见过的,是在许昌界这里,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

遮天想了想道,“就在这里,大约在七个月前,本尊受伤后过来的途中感知到了慈心之力,很微弱,但绝不会有错,之后本尊……本尊避开了,当时不想再招惹麻烦,打算以后再去找。”

没注意遮天后面的话,周舒暗暗一松,有种柳暗花明的感觉。

他很快取出界图,铺在遮天面前,“你看看,是哪个界?”

“你这个……本尊看不懂。”

遮天睁大眼睛找了好一会,有些沮丧的摇头,“不知道在哪里。”

周舒颇感无奈,的确有很多人看不懂他的界图,女修居多,没想到遮天也是。

遮天顿了顿,往远处看去,“本尊到了附近就肯定知道,好像……好像你这个方向没错。”

姜人王想到了什么,“说不定你知道的地方就是梅山界。”

“也是。”

周舒收起界图,“我们继续往梅山界去,不是的话再找,遮天你专心看位置,至于补天道,回去以后我再跟你仔细讲。”

遮天冷冷的道,“不放心?本尊不会错过的。”

“走罢。”

速度陡然间又快了一截,遮天差点跌下去,不觉恨恨的看了周舒一眼。

不多时候,粪叉慢慢停下来。

姜人王指着前方,“那里就是梅山界了,遮天你还没找到么?”

遮天想了想,“再往前一点,好像快到了。”

犹豫了下,从周舒那里得到了确定的答复后,姜人王驱使着粪叉继续向前,又过了两个界时,遮天突然喊道,“就是那个界,本尊经过了的,一定不会有错!”

一个黑漆漆的小界,看不到任何气风层存在,还笼着一层淡淡的魔气。

周舒神色微凝,“那是思源界,曾被魔族攻占过,后来成了死界。”

姜人王点点头,“这个界被排除在许昌界的范围外,穆王还说要想办法摧毁掉,毕竟死界不能做阵界。”

“你们不信本尊?!”

遮天低声斥道,冷脸上带出许多愤怒,严霜般逼人。

周舒平静的道,“不是,我们这就下去。”

姜人王嘟嚷着,“来都来了,肯定要看一看啊,老夫就是觉得这里有慈航宗弟子实在蹊跷,听书老说,最不可能在魔界生存的修行者就是慈航宗弟子,她们对魔气极为敏感,也因此很容易被魔气伤害……”

“哼!”

遮天一蹬脚,独自掠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