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 > 正文

仙界赢家 第3406章 剑修老者

未知2020-05-21 10:35 言情

“很奇怪啊,人皇。”

姜人王看着远处,疑道,“我们都绕了大半圈了,刚才还从那准圣待的界经过,他都没有过来找我们,怎么回事?难道他没认出我们?”

周舒也有点不解,“不至于,准圣都有真视,肯定看到我了。”

姜人王想了想,喜道,“也许不是仙界的准圣,或者根本不认识你,那就好了。”

周舒缓缓道,“对我们是好,但对穆王来说却未必,不因我们而来,那他就可能一直待在这里。”

“那也没办法,总不可能赶走吧,我们现在也打……啊!他来了!”

姜人王一声惊呼,远处一道光直掠过来,看方向正是朝这边来的,而魔渊蜉蝣的隐身显然一点效果都没有。

“说来就来了,停下吧。”

周舒很淡定,蜉蝣悬立在空中,哆嗦了两下也稳定下来。

一位须发皆白的灰袍老者突然出现在数千里之外,身后背着一张古朴晦暗的剑匣,目光如电的扫过来。

是剑修,但不是蜀山剑修。

这是周舒第一眼的印象,多半不是仙界的人。

周舒举了举手,“见过道友。”

在度过道劫之后,周舒时刻以创道者自居,除非遇到圣人,其余不管是谁,都不会再称前辈。

老者皱皱眉,却没显出怒意,“你们是什么人?”

周舒淡淡一笑,“道友守在这里,是打算不让人进许昌界吗?”

“多此一举。”

老者摇摇头,似是叹了口气,忽而伸手朝周舒抓来。

周舒稳立不动,右手翻起飞出一只透明长矛,径向老者刺去,而身下的蜉蝣则抽身弹开,速度快得出奇,瞬间就带着姜人王和隐没飞到了数万里外。

这是他们早商量好了,遇到准圣,只能周舒一个人上。

老者似是有了一丝兴趣,回手将长矛荡开,长矛在空中转了个弯,依旧刺向老者。

老者看着那长矛不断逼近自己,速度有增无减,直飞到数十里处,他眼中方才闪过一丝诧异,精光一闪,长矛寸寸断裂,几息间坍塌如雪崩,但落下的碎片仍有些坚持向前,直到百丈处才完全消失。

他看向周舒,“你这力量很是古怪,哪里学来的?”

周舒平静的道,“道友为何突然出手?”

“真是多此一举。”

老者微叹口气,伸手又是一抓。

周舒接连挥袖,数道凝实如质的长矛,后发先至,交相挡在那大手面前。

大手浑然不觉,依旧向前,速度也丝毫未减,长矛倏然一转,化作几根长绳,将那大手团团缠住,用力极深,都能看到绳索勒进手里的痕迹。

老者脸色微变,一声冷笑,大手挣扎几下,带着绳索继续向前。

在突进的过程中,绳索仍在加大束缚,但终究力有未逮,在大手快要靠近周舒的时候,几根绳索已被挣脱,散落成絮状,无力可继,飞得到处都是。

周舒低喝一声,双手平平推出,一面盾牌出现,陡然横在身前。

大手正中盾心,嘭嘭几声闷响,盾牌碎裂开来,而那大手也终于消耗殆尽,化作云烟散去。

老者顿在那里,眼睛眯成一线,“这种力量……你是仙庭那些人栽培出来的?”

周舒微退几步,缓缓道,“仙庭,和我有关系么?”

“问你真是多此一举。”

老者摇摇头,只嘴角带出一抹笑意,“你这样的小子,我也见多了,只有绑起来了才会好好说话。”

他背上的剑匣倏然飞起,落在身前,老者将手放在剑匣上,眼神突然凌厉,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

剑匣一振,剑光一闪。

青光破空而来,千里不过一念,见光则剑意达。

剑意横空扫过,周舒瞬时破灭,原地只剩虚无。

老者微显诧异,不觉喃喃道,“难道是没控制好,力量用得大了?不应该啊,老夫的剑意怎么可能出这种荒谬的错误。”

正诧异时,数千里外的虚空,一个人影快速成型。

不是周舒还能是谁,脸上还残余着一丝惊惶,但很快惊惶就变成喜悦。

那老者的剑意的确霸道,剑意所至,如秋风扫落叶,法则纷纷凋零,连抵挡一下都做不到,不过不是所有法则都完全被剑意消弭,比如秩序轮回法则,还能暂时稳固,那么包容这些法则的舒之力,自然也能找到机会离开,身躯神魂尽皆融入其中,快速转移位置,避过了这一击。

第一次直面准圣的攻击,惊惶难免,后来的喜悦也正常。

眼前这个剑修准圣,实力相当强,用的是剑意这种能压倒大多数法则的力量,剑匣多半还是道器,如果连他的攻击都能躲开,那么躲开其他准圣应该也不难,说明周舒已经有了很强的自保之力。

数十万里外的姜人王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欢呼了一声。

只一声,第二声还没来得及喊,那老者的目光已经扫过来,那凌厉的剑意,让他心神一滞,然后慌不择路的往后跑,好在那老者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追击的意思。

老者看向周舒,缓缓道,“你……”

只说了一个字,便抚剑一按,一道剑光倏然而至。

周舒脸色微变,但在看到剑光的同时,舒之力顺势将他裹住,微尘般遁开。

这是本能反应,也是舒之道的自我护主,不过有趣的是,在完全施展舒之力的时候,许昌界那边有一些若有若无的力量寻踪而来,自然而然的汇入到了道炉里面。

许昌界里,也还有坚持舒之道的人啊。

这次老者似是动了怒,周舒刚在另一个地方显出形迹,那剑光就再次出现,如影随形将他击散。

阴魂不散啊。

周舒暗叹一声,隐匿在舒之力里的身躯开始四处游荡,想着该不该继续现形。

继续出来,剑光依然会跟着来,但不出来的话……

他还在思虑,那老者却动了,正落在周舒刚才消失的地方,剑匣一摆,大放光明。

无形无质的剑意,丝丝点点的洒落在周围,将数千里内完全笼罩,其中剑意彼此穿插纠缠,像是一张张密密麻麻的大网,在虚空里撒来撒去。

是想让周舒无处可去,不得不现身。

感觉大局已定,老者笑了起来,“还不肯出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