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 > 正文

仙界赢家 第1538章 不满

未知2020-05-18 08:36 言情

所“找到了?”

周舒似有所思。

“找到了,但是又失踪了。”

赵月如点点头,“据说那只蓝金蛟的血脉极为纯粹,不仅幼年就有角,而且双角都作纯金色,和蓝金蛟的先祖金龙没有什么区别,幼年的蓝金蛟应该是没有角的,直到半成熟期才会长出角,而且角也是半蓝半金的。”

周舒不觉道,“返祖?”

“返祖?”赵月如微微一怔,“这个词挺对的,就是这样,它的外貌和金龙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它天生不能化形,但这也不奇怪,天生化形的话,那就是真龙了,当时龙宫里的海族都说,它就是纯正的金龙后裔,将来定能进入仙界。”

周舒缓缓道,“那后来怎么失踪了?”

“龙宫要金长老负责去培养他,要什么给什么,但只过了不到半个月,后裔就逃走了,据金长老说,是那近龙后裔性情太过顽劣,灵智也不够,根本不愿意也接受不了他的教导,他才责罚了几句,那后裔就受不了,自己走了,龙宫后来找了很久,一直都找不到,也就只能作罢。”

赵月如苦笑了下,“若是他们能找到金龙后裔,也就不用在我身上这么下功夫了。”

“我大约明白了。”

周舒点了点头,“对了,幼年的蓝金蛟是什么颜色的?”

赵月如想了想道,“我没有见过,但听这里的人说,在海中生活的蛟族,幼年时大都是蓝色,和海水颜色差不多,但随着成长,颜色就会慢慢变化,碧色红色等等都有,以金色最为尊贵,而那蓝金蛟成熟后,便是杂金色,而头上的角则是蓝金色,其中金色越多,则血脉越纯净。”

“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周舒取下乾坤袋递了过去,赵月如疑惑的接过来,探入神识一看,登时呆住。

放下乾坤袋,她不由讶道,“这……怎么会在你这里?”

周舒温声道,“应该是那金龙后裔吧?”

赵月如很是笃定的点头,“虽然我没有见过,但肯定是它,你也看过金龙殿了,它和殿上的金龙一模一样,成熟以后,肯定就是一只金龙。”

周舒收起乾坤袋,指着面前悬浮的真龙之血,缓缓道,“它现在还成不了金龙,但有了这血就不一样了。”

之前他就觉得这小蛇缺了点什么东西,龙威虽精纯但并不完全,就是少了一滴血的缘故,如果让它吸收了这滴真龙之血,就有一定的可能化成真龙。

“这……”

赵月如定住了好一会,摇了摇头,“周舒,你不能这么做,若是让龙宫真的有了真龙,我们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龙族并不甘于平庸,出现了真龙后,他们很可能再度主宰这个世界,毕竟我们人类修仙者里,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大乘境了,根本无法克制真龙。”

“不愧是长老,想得很深远。”

周舒显出一丝敬佩,“我也这么想,所以在成就大能前,我也不会这么做。”

“成就大能……”

赵月如又呆了下,看了周舒一会,不觉失笑,“也是呢,虽然很久都没有出现大能,但有你这样的天才在,似乎也不是那么遥远的事情,修仙界里,也是时候出现一个大乘境了。”

“多谢长老吉言。”

周舒笑了笑,“长老同样也很有希望。”

赵月如立刻道,“那当然,现在我相信自己能达到更高的境界,而且远不止是大乘境,我想要的更多。”

这次却是周舒呆了一下。

他遇到的每一个修仙者,都以升仙为目标,而现在却有了一个例外,赵月如,她修行的目标远不止成就大能,在这一点上,也算是他的知音了,追求的境界都更高。

他不觉道,“更多是多少?”

“我也不知道,总之尽力而为……”赵月如顿了一会,缓缓道,“我想见到剑道的终极。”

周舒凝视着她,半晌无语。

“怎么,吓到了?”

赵月如嘴角微弯,带着一如既往的冷傲,“可能在你看来是痴言妄语吧,但我就是这么想的。”

周舒摇了摇头,“不是痴言妄语,我很佩服,目标越大,就越不会受到局限,将来的成就也才会越大,你这样想很好,我也越发觉得你能升仙了。”

见到剑道的终极,也意味着得到剑道的本质,完全通透,大道相连,通一道亦通万道,若走到这一步,基本上就能见到众妙之门,走上成圣之路了。

她的目标,可是相当的宏大啊。

“说的好像我已经升仙了似的。”

赵月如轻轻一笑,“可我还没渡劫呢,周舒。”

“对你来说,那应该不难,”周舒似有所思,“长老,你应该已经悟道了罢?”

“嗯。”

赵月如点了点头,眼神中带着挑战,“周舒,你要不要来试试?”

“有时间再试吧,现在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周舒笑着摇头,目光在赵月如身上转了一圈。

感觉到他的目光,赵月如身体发热,面色也有些变了,犹犹豫豫的道,“难道……是血脉没有分离完么,我们还需要……”

“不是,是离开这里。”

周舒收起真龙之血,笑着摇了摇头。

“哦,怎么出去?”

赵月如定了定神,“我们在里面三天多了,而外面的阵法一直在动荡,应该是有不少海族,那几位龙宫长老可能都在那里。”

“是啊,都在。”

周舒注视着殿门,缓缓点了下头。

殿外。

“金长老,还是不行啊。”

那中年妇人放下了手,已有些气喘,眼中也少了许多明光。

其他几人也差不多,精神都不太好,毕竟这般攻阵,消耗实在太大了。

那龙威之阵的龙威,从本质上是碾压他们的,他们只能凭借持续不断的磨耗,才能攻进去一些,但每进一步,都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甚至本源,以他们八阶的实力,都有些疲惫。

“都给我起来!”

金长老面色阴沉,大声喝道,“马上就能好了,全都给我坚持!哪个临阵退缩,就不要怪老夫不客气!”

“唉……”

几人又抬起了手,只脸上,都带着些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