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 > 正文

仙界赢家 第1164章 姣灵的话

未知2020-05-17 16:43 言情

见海族都已臣服,旋郧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在周舒的帮助下,他把握住了最好的机会,成功的震服了这群海族,稳固了宫主之位。

环顾四周,旋郧收回威压,面色渐渐缓和下来,“诸位既然愿意认我为宫主,之前的事情暂时我也不想追究,都先起来罢。”

“多谢宫主宽宏大量,我等心悦诚服。”

“是,旋宫主。”

众海族恭敬的站在下首,不再多说。

虽然眼中还带着一丝不甘,但也无可奈何,眼前的旋郧展现出来的实力不是他们轻易能对付的,更何况旋郧竟然还拥有龙之力,如果他们还要争夺,合力杀了旋郧,那就会背上犯上作乱的罪名,立刻被龙宫和其他三宫讨伐,根本连几天都占不住。

这和之前的情况不同,一般鲛族和有了龙之力的鲛族,差别之大有如云泥。

他们知道,只要和龙族沾上关系,地位就高高在上,在旋郧死之前,流云宫的宫主之位不可能再被其他人占走,哪怕现在旋郧没有足够的实力,就凭着龙之力也能稳坐宫主位置,而且有了龙之力,也有了化龙的可能,前途广大,其他三宫将来恐怕都要屈居其下。

白丁走上几步,恭敬的行礼,“旋宫主。”

旋郧连忙扶起,“白族长无须多礼,之前族长仗义执言,晚辈心中明白,不胜感激。”

“早知旋宫主如此才能,老朽也不用多说那些废话了,呵呵。”

白丁一声微叹,缓声道,“旋宫主,你已坐上宫主之位,不知接下来如何打算?”

旋郧看向远处,正色道,“当然是要找回圣女了,没有圣女,流云宫也不配叫流云宫。”

白丁微微点头,颇感欣慰,“宫主有心了。”

“对,对,一定要找回圣女!”

其他海族也跟着喊起来,全然忘了他们之前是怎么说的。

旋郧点了点头,正要发令,却见远处一名黑大汉手持巨斧,大踏步朝他走来,如入无人之境,不觉微微一怔,“啊?”

“什么人!”

“敢对宫主无礼!”

众海族纷纷上前,刚才冒犯了旋郧,正待将功折罪,表表忠心。

旋郧连忙道,“都退下。”

那大汉自是朱大山,他瞥了一眼海族,手中托起一件物事,高声道,“你们也不用找了,圣女在这里。”

众海族凝目看去,全都认出来了,不由一震。

“是圣女的清歌贝!”

“啊,圣女怎么样了,难道被他?”

“他如何有这个的,怎么回事?”

很快,清歌贝发出淡淡光辉,光晕点点散出,悠远空灵之音如溪水一般潺潺流出,清歌悦耳,无处不闻。

“大家好,我是姣灵。”

“啊,真是圣女的声音。”

“圣女没有被旋安害死么,真是太好了!”

“真是好听啊,我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美妙的声音,感觉要醉倒了。”

众海族神色迷醉,不自觉的行礼,更显出许多恭谨,而白丁的老脸抽搐了几下,激动不已,看他那近乎狂热的目光,恨不得立时就要钻到贝壳里面去拜见。

当然,最激动的还是旋郧,他几步就冲到朱大山面前,举头凝视着清歌贝,用一种虔诚的眼神。

“多谢大家关心,我现在很好,没多久就会回流云宫,不用来找我,郧儿,你也辛苦了。”

听到姣灵的声音,旋郧连忙躬身,答道,“郧儿不辛苦,王妃,你是怎么从蝉月宫中出来的?当时我们都看见蝉月宫被旋安给炸毁了。”

“是被炸毁了,但有恩人的救助,我没有事,不用担心。”

姣灵解释了一句,她自不会把过程说出去,海底漩涡牵扯到许多秘密。

旋郧点了点头,也不多问,只很是郑重的道,“没事就好,王妃,你什么时候能回流云宫?郧儿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了,现在郧儿已经是流云宫的宫主,再不会有人敢欺负你,我保证。”

“你做得很好,郧儿。”

姣灵温声鼓励,接着道,“暂时我还不能回来,但用不了多久的。”

旋郧神色微滞,失望之色不自觉的流露出来,“知道了,王妃,我会等着你回来。”

“嗯。”

姣灵答应了一声,缓声道,“郧儿,有一些事情,我想麻烦你……”

旋郧皱了皱眉,连忙道,“说什么麻烦,王妃你尽管吩咐就是啊。”

姣灵不觉微笑起来,“现在你是宫主了,要有威信,要有主见,不能和以前一样,我说什么就做什么的。”

旋郧很是固执的道,“不,现在和过去没什么分别,就算我是宫主,郧儿也一定听王妃的吩咐,因为王妃说的,绝不会有错。”

“说的对,王妃仁义遍及东海,说的话绝不会有错。”

心有戚戚,白丁忍不住插了句话,其他海族也跟着赞同。

姣灵微微叹了口气,温声道,“这些天的事情我都知道,大家都是受了旋安的欺骗,郧儿,你就不要再责罚大家了,你能当上宫主,他们也出了许多力。”

旋郧点了点头,只还有些犹豫,“郧儿明白,只是他们刚才……”

“大家平时的修炼环境都不算太好,现在那么多海柱摆在面前,任何人都会动心的,也怪不得大家,而且流云宫也有错,这些海柱大多数都是从其他海族的祖地里征收的,历年以来就累积了这么多,据我所知,白鱼族就起码有两根被拿到这里来了,结果自己的祖地就只有一根,族中子弟修炼都要来回轮换,而其他海族也大多是类似的情况,甚而更不好,如今他们想要拿回去,也不算没有道理。”

听着姣灵平静的诉说,海族们不觉一一点头。

“是啊,还是圣女了解我们的心思。”

“我们巨足蟹族,只有两根海柱,结果都被流云宫征收走了,害得我们只能去抢别人的,结果在东海里落了个掠夺种族的名头,我们也不想啊。”

“其实我们也只想拿回属于自己的海柱罢了……”

“唉,我们油箭鱼族天生低劣没办法,但近龙海族也该给我们留一些吧,这样下去,我们迟早会灭绝的。”

众多海族触动了心事,不觉都诉起苦来。

旋郧神色一滞,不觉陷入沉思。

难道是我们流云宫做错了么?其他海族必须遵从于近龙海族和龙族,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