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 > 正文

窃玉偷香 第62章:开心

未知2020-03-17 14:00 言情

这次赌石,不管怎么说,还是大获全胜,我也感受到了什么是一夜暴富,但是可惜,我没有看到钱,如果我能看到三千万的话,或许,我整个人都会疯癫的吧。

车子开到了鼎沸,我们都下了车,邵军让我们先进去,他让光头去一下钱庄,说是拿钱,听到这个消息,我非常的兴奋,终于能看到钱了。

我们到了鼎沸的包厢,鼎沸不是什么大的酒吧,在边贸街只能算是一家小酒吧,有十几个包厢,人也不算多,我们到了包厢,邵军就让上酒,上了很多酒,一桌子摆的满满当当的都是酒。

邵军亲自给豁牙还有桑姐开酒,过了一会,邵军说:“干杯。”

我们都举起来酒杯,大家砰了一杯,非常的开心,豁牙喝了一口,说:“这次算是翻身了,一把赢了三千五百万,娘的,输了两三年了,这次算是最痛快的,来了,阿峰,陪兄弟我喝一个。”

听着心里就觉得挺开心,豁牙叫我兄弟,这是看的起我,我立马就举杯,我说:“谢谢牙哥。”

我说完就跟他干了一杯,我本来想要只喝一口就算了,但是谁知道豁牙抬着我的杯子,让我给干了,我没办法,只好硬生生的把一瓶啤酒都给干了。

我喝了之后,就说:“牙哥,我不能喝酒的。”

豁牙说:“娘的,什么能喝不能喝?你觉得我能喝吗?我还他妈的脂肪肝呢,高兴了就喝,管她娘的那么多。”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我知道豁牙今天高兴,果然,桑姐也端起酒杯跟我说:“阿峰兄弟,我也敬你一杯。”

我看着桑姐,她穿着红色的连衣裙,很有姿态的坐着,昏暗的灯光下,她身体前倾,衣领散开,散发着独具一格的风尘诱惑,她其实就像是一杯酒一样,让人感觉沁人心脾。

我立马又开了一瓶,我说:“我敬你桑姐。”

我们碰了一杯,我其实没有想到桑姐会找我喝酒的,对于桑姐,我感觉,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与吸引力,可能他是美女吧。

以前没有出来混的时候,我眼里只有萧红,我觉得我这辈子,会守着她过一辈子,但是男人得出来见世面,我出来见世面之后,我才发现,这世界上女人多的事,而我的心也野了,不过,在我内心深处始终没有变过就是了。

邵军也很开心,说:“这次的料子是不错的,可惜了,运气不好,被猪油常给发现了,这批料子,如果是我们自己卖,打底四千万,如果那些手镯心我们自己弄,配上好工,至少是两百万的底子,不过没关系,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的是机会,下次,我们小心一点。”

“其实,我们没有必要怕猪油常的,这块料子确实可惜了,我不是吹,就凭我的手工,手镯心我可以做成把件牌子,我跟我师父张恒业商量过了,都提他的落款,他收三分之一的钱,但是我们至少能卖二十万一块,这样我们能赚好几百万,可惜了。”小江可惜的说着。

所有人都看着小江,而小江也期待着我们搭理他,但是诡异的是,没有一个人搭理他,这就显得他有点尴尬了。

这个时候门开了,我看着是光头回来了,他手里拎着一个大箱子,我突然心花怒放起来,我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果然,光头把箱子放在桌子上,打开之后,我一看,都是绿油油的钱,光头说:“从钱庄拿了一百五十万,阿峰,这一百万是你的,剩下的五十万,是给我们两家兄弟的。”

我听着,就不知觉的笑了起来,一百万啊,一百万,我过去抱着钱,想要把一百万抱起来,但是太多了,根本就包不全。

“哇,阿峰,发财了,发财了,我草,真他妈爽啊。”瘦猴兴奋的说着。

邵军从桌子上拿着几叠钱,朝着瘦猴丢了过去,说:“五万,拿着省着点花。”

“军哥,我想买辆车,多给点呗。”瘦猴笑嘻嘻的说着。

邵军冷冰冰的说:“买二手的,小江,这是你的。”

邵军对了一万块钱给小江,我看着小江脸色有点难看,瘦猴给五万,他给两万,他当然不不舒服了,但是小江还是说:“谢谢你军哥。”

邵军点了点头,跟光头说:“拿出去,给兄弟们分了。”

光头点了点头,把除掉我的钱拿走,我抱着钱,闻着钞票上的味道,那钞票的味道真的太香了。

邵军说:“牙哥,你的钱,明天会到。”

“这没关系,我信你,但是老弟,现在我们得计划计划,人不能总不见光,你不能一辈子藏着躲着吧?”豁牙说。

邵军点了点头,说:“现在我有很多事,有仇要报,还要给九叔打工。”

“黄三友?”豁牙问。

邵军点了点头,说:“牙哥,如果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支应一声。”

“好,这不是问题,但是,我看你的人手不是很够,我友谊宾馆有一帮朋友,狠角色,可以跟着你吃饭,只要你养的起,我可以保证,对你忠心无二,要我帮你找吗?”豁牙说。

“可以,多谢牙哥了,而我,刚好也要找一批人。”邵军冷冰冰的说着。

我听着邵军要招人,我心里就知道了,他可能要干大事了,不仅仅是黄三友,有可能还会对九叔将来要做点什么,但是这都是以后的事,我不用多问。

邵军说:“阿峰,你出去玩吧,把钱收好,想要找女人,去找花姐吧。”

我点了点头,赶紧的把钱收起来,邵军的意思我懂,这么多钱,要尽快的藏好,在这个地方,财不能外漏的,我拎着钱,就出去了。

我们没有去其他地方,直接去发廊,到了发廊,瘦猴直接找他的阿彩,搂着她直接去开房了,而小江也找了他的姘头,我也没拦着,但是我告诉他们,回头在小江的店铺见。

我坐在发廊里,里面只剩下花姐跟一个小姐妹了。

花姐看着我,说:“你挺高兴啊,赢钱了?”

我说:“赢了点,心情高兴,但是,我想你让我更高兴一点。”

花姐看了看身边的小姐妹,问我:“一起玩?”

我听着有点羞涩,我说:“不用了,消受不起。”

那个小姐妹也是个明白人,跟花姐说了一声,就出去了,花姐带着我进屋,来到她那个不足十平米只能睡觉的小屋。

到了屋里,我把钱丢在地上,花姐坐在床上,伸出脚,把钱袋子勾开了,看一眼,脸上的表情立马变得很高兴。

“军哥给你的?看样子赢不少。”花姐说。

我走过去,我说:“是啊,赢不少,但是我今天让军哥生气了。”

“嗯,我知道,你肯定没少挨胸骂,我帮你消消火?”花姐问我。

我坐下来,靠在墙上,花姐转身,说:“帮我解开吧。”

我看着她背后的绳扣,系了一个蝴蝶结,我伸手一拉,蝴蝶结就开了,身上犹如缎子一样的吊带就滑落了下来。

花姐转身,很熟练的解开我的衣带,我感受着她温热的手指,那种感觉很奇妙,我觉得我变了,从一开始的抗拒,到现在的期待与自如,我觉得我在对待女人的感官与感情上变了。

我看着花姐,我问:“花姐,在你心里,男人是不是都是这个德行?嘴上说着不行,但是其实都一样,都是为了女人的欲望而活着。”

花姐在我嘴唇上亲吻了一下,说:“开心就好,人都是被自我道德枷锁所约束的怪物,其实越随性的男人,反而活的越开心,我记得你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像是死了全家似的哭丧,但是现在呢?不也挺开心的吗?不用约束你自己,造成今天的后果,是那个女人自己造成的苦果,她要自己承担,你不用过不去,因为,你已做了,像军哥一样,坦荡一点。”

我听着,就摸着花姐的脸蛋,她嘶哑的嗓音有一种独特的魅力,我顺着她的脸颊,慢慢的抚摸下去。

感受着一个风尘女人的随性与魅力,对于花姐,我不用隐藏着什么,自己的欲望与野心,都不用藏在心里,其实男人心里都是丑陋的,尤其是面对女人的时候,在其他女人面前,你需要藏着,深怕暴露了自己的丑态,但是在花姐面前,我不用。

她俯身身体,我闭上眼睛,靠在墙壁上,让我感受作为一个男人的快乐,这种快乐来的快,来的直接,来的暴力,来的疯狂,让你抗拒,让你享受,让你神魂颠倒……

这种快乐,像是一阵旋风一样,把你撕裂,但是又很迷恋。

昏暗的灯光下,花姐靠在我怀里,我看着他丢掉的纸巾上,留着鲜红的唇印,还是那么诱人。

花姐问我:“晚上留下吗?”

我摇头,我说:“有点私人的事情,要解决一下。”

花姐笑了一下,在我脸颊上亲吻了一下,随后就搂着我,似乎他也感受到了空虚寂寞,需要我留下来,陪她。

女人,其实很复杂的。

男人最好还是不要懂的好,就如花姐说的那样……

能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