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 > 正文

窃玉偷香 第61章:三折

未知2020-03-17 13:58 言情

料子是赢了,但是现在我们是既高兴,又忐忑,该怎么处理猪油常,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邵军看了我一眼,我一下子就知道他的心情了,如果昨天晚上我没事的话,估计,也不会遇到猪油常。

我低下头,这次被猪油常发现,他如果告诉九叔,估摸着,邵军跟九叔的关系,就要裂了,反正九叔肯定不会高兴的,如果要是摆平猪油常,估计得出血。

猪油常站起来,看着料子,说:“这块料子,百十个镯子不是问题,军子,我给你出个注意吧,我回头跟九叔说,料子被人买了,切赢了,已经切了镯子,我一手把所有的镯子都拿下了,三千万,可以吧?”

妈的,我听到三千万这句话,心里就觉得被割肉了,但是现在我们都不能说话,只能看邵军跟豁牙的。

邵军眯着眼睛,脸色不善,但是豁牙立马站起来,说:“给我个面子,三千五百万,一手料子你全拿,如果不给面子,行,我豁牙跟你兜着,让九叔来找我。”

“你看你这话说的,你牙哥都说话了,我肯定给你面子,好,三千五百万就三千五百万,镯子一手料,这样的货色,也算是赚到了。”猪油常说。

我听着猪油常的话,心里松了口气,但是还是肉疼,这一刀,直接被砍掉了五百万,傻子也不会相信猪油常回去之后会报三千五百万,他至少都报四千万,因为,这块料子值那么多,所以那五百万肯定是他自己吃下了。

邵军说:“行吧,晚上取料子。”

猪油常嘿嘿笑了一下,说:“好,晚上工会见,钱我给你准备,现金还是转账,你说,我先给个定金。”

“转账吧。”邵军冷冰冰的说。

猪油常点了点头,随后看了我一眼,问我:“阿峰,你赌的?可以啊,九叔没看错人,对了邵军,下次有好货,我们一起赌,都是哥们,是不是?有钱大家赚。”

邵军深吸一口气,说:“再说吧。”

猪油常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直接就走了,我松了口气,但是这些被他发现了我们的秘密,以后,可能不好做了。

邵军看着我,我低下头,心里很惭愧,但是邵军说:“把料子带走,晚上要出货。”

我们几个人立马行动起来,赶紧的把料子给抬出去,然后上车,站在车边上,我拍拍手,心里忐忑不安,但是瘦猴却说:“阿峰,别他娘的害怕,谁怕谁啊?咱们赢了,高兴点。”

我没说什么,看着邵军跟豁牙下来了,就低着头,邵军说:“愣着干什么?去工会啊。”

我点了点头,就上了车,所有人都上车,我们开车去瑞工工会,其实料子在那都能取镯子,但是这块料子价值太高了,我们不敢去小店取镯子,去瑞丽工会取镯子安全一点。

那边的机器好,手工也好,有小江联系,价格也不会太高,车子开到了瑞丽工会的工业园,我们下车,把料子抬下来,小江带路,去了一家店铺,是瑞丽有名的大师的工行。

到了店铺,小江就去联系,很快就给我们找了师父,这个师父,是瑞丽有名的大师张恒业,他的工,细雕十万起步,机雕五千,但是取镯子他就不动手了,让小江自己用机器弄。

至于多少钱,小江也没有说,小江也没有问我们怎么弄,怎么取料子,他熟悉,先把石头放在切割机上,这个切割机可是德国进口的,一千多万,切开的石头切口跟镜面似的,特别好。

小江先把料子理片,然后在料子上画镯子位,一共弄了十九片,每片上面至少十几个镯子,他规划好之后,就把料子上了机器,开始取镯子。

我们都在一边等着,天黑的时候,小江出了第一批镯子,小江拿给我看,说:“哥,这工可以吧?”

我看着料子,这个工确实可以,主要机器好,我拿着手电看灯,料子的种、水、色综合下来都不错,还未抛光,手镯的美艳已经初见端倪。

我说:“行,你继续弄吧。”

我说完就转身朝着外面去了,邵军跟豁牙都没有在里面,或许,这剩下的事情,他们不感兴趣。

看到我出来了,邵军就瞪着我,说:“这次,三千五百万,你大概能分三百五十万,但是,我只能给你一百万。”

瘦猴听了,脸色有点讶异,说:“为什么军哥?这,这不对吧?”

“什么不对?你给我亏了五百万,你自己想想,要不是你耽误事,这五百万会到猪油常的口袋里?还有,今天要不是牙哥给面子,这件事能善了吗?给你一百万我都觉得太骄纵你了。”邵军低声怒吼着。

瘦猴不爽,但是没说话,我看着邵军,我说:“知道了军哥,是我的错,我认。”

“我管你认不认,这次,你服气也好,不服气也罢,这都是你的错,我削你的钱,是告诉你,以后不要被女人拖住后退,娘的,为了那个女人,刀子挨了,屈辱受了,最后把自己的事业也毁了,你要她干什么?要女人,老子给你找一筐。”

邵军一边说,一边戳我的胸口,我很难受,心里有点憋屈,但是我服气,这是我自己惹的祸,我认。

豁牙推开邵军,说:“兄弟,没必要,过去的事情,无法挽回,就让他过去好了,我早说过,那个猪油常不好对付,现在被发现了,得想想以后才行,阿峰我相信只是一时大意,以后不会的。”

我说:“谢谢牙哥,军哥,我以后真的不会了,你别生气了。”

对于邵军,以前我害怕他发火,但是现在害怕他生气,他骂我,我知道,他是恨铁不成钢,所以我不怪他,我只怪我自己不争气。

邵军抽了根烟,没有再说什么,豁牙笑了一下,说:“晚上我请客,兄弟,一点小钱,不要在意,有阿峰在,我们继续赌,相信还能赢大钱。”

邵军笑了笑,但是没说什么,我们也都不说话了,在外面等着。

等了两三个小时,猪油常来了,他带了几个人过来,看到我们就问:“货取出来了吗?”

“取了,但是没抛光呢。”邵军说。

猪油常急忙挥手,说:“不用抛光,不用抛光,你抛光了,我还赚什么。”

他说着就走进去,我们都跟着,夜晚的工作室,灯光有点暗,我们看着机器边上放着一个箩筐,里面都是镯子,边上是手镯心。

猪油常拿出来一枚镯子,打灯看了一下,说:“不错不错,一共出了多少?”

小江把最后一批料子拿出来,说:“出了两百只,你数数。”

猪油常听了,就有点诧异,问:“整数?”

我看着猪油常,他脸上是不怎么相信的,但是小江认真的说:“是,刚好两百,真他娘的巧。”

我听着小江的话,心里就有点惊讶,这么大一块料子,怎么可能刚好整数?妈的,他真的鬼精过头了。

猪油常点了点头,说:“那整数就整数吧,你说了算,把料子拿走,邵军,钱我已经打过去了,你看看到了没有。”

邵军点了点头,拿出来手机,看着短信,说:“到了。”

猪油常看了小江一眼,不屑的笑了一下,然后跟邵军说:“行,九叔那边,我也好交代了,但是,你下次别自己赌了,别让我难做,当然了,你想跟我一起赌,我也乐意奉陪,还有,店你也得照顾,要不然九叔这个人,你知道的,会查你的,明天去抢包吧,做做样子也行是不是,行了,我走了。”

猪油常又瞪了一眼小江,然后就走了,当猪油常走了之后,邵军就说:“辛苦了,走,到我店里去,今天晚上不醉不归,走走。”

“说了我请的。”豁牙说。

邵军笑了一下,说:“我请我请,牙哥,给我面子。”

豁牙笑了笑,没说什么,就出去了,瘦猴跟小江也开心的很,小江说:“我跟师父说一声。”

我们都没理他,走到了外面,邵军搂着我,说:“两百你信吗?”

我听着心里就很难受,我当然不信,但是如果我说了,那么小江就麻烦了,他的手,可能就没了,因为他拿的不是邵军一个人的东西,还是牙哥的,这种做手脚的人,没有好下场的。

但是我说:“也许,也许刚好两百呢?”

邵军瞪着我,胳膊一下子搂紧了,我被勒的有点难受,邵军说:“你要分得清义气跟纵容。”

“军哥,我,觉得应该不会。”我认真的说着。

如果我现在松口,小江真的就完了,作为兄弟,我得拉他一把。

邵军看着我,说:“行,你的人,你管好,但是记住,手脚不干净的人,千万不能用,今天就不说了,咱们赢钱了,高兴,晚上好好玩。”

他说完就松开我,我也赶紧的去给邵军开车门,看着他上车,我才回头看着小江跟瘦猴,我咬着牙。

妈的,你要是不听我的话。

小江,你也别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