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言情 > 正文

窃玉偷香 第54章:心灰

未知2020-03-17 13:41 言情

萧红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大小姐,但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我也是极尽可能的宠爱他的,我们虽然穷,但是,在我们心里,彼此都是最重要的。

“贱货,你以为我逮不到你是吧?”

“给我打她的脸,把她脸给我花。”

“我叫你勾引人,吃碗里的还看锅里的。”

李久慧抓着萧红的头,一边抽她巴掌,一边辱骂她,边上还有很多人在踢萧红。

我看到萧红被李久慧给抓着头发,萧红跌坐在地上,那么多人围着她的时候,我就暴走了,我冲了上去,将手里的刨冰直接砸到一个女人的身上,对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回头看我,我一脚踹过去,把她踹到在地上。

我也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了,管她是男是女,我就想把萧红救出来,萧红是无辜的,他根本就不想嫁给李久红,是她妈妈逼她嫁的,所以这个李久红吧矛盾发泄在萧红的身上是完全没有理由的。

我也不管了,直接冲上去,抱着李久慧就往后面冲,一下子冲到了墙壁上,李久慧叫了起来,说:“妈的,疼死我了,给我打他。”

那几个女人听到李久慧的话,就冲过来打我,我也不管了,挥舞拳头,乱砸乱踢,并不是我在女人面前刷什么威风,而是跟这些女人根本不能手软,要不然,你得被他们欺负死。

这些女人都一个个穿的跟妖精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类,我疯狂的打着,把哪些女人给打的满脸都是血,有的还趴在地上站不起来。

突然有人朝着我后背砸了一下,我被砸的捂着头,我回头看了一眼,是李久慧,她拿着椅子砸我,我很愤怒,走了过去,一把抓住李久慧的衣领,朝着她脸上就是一耳光。

李久慧愤怒的看着我,她说:“你打我?”

我说:“打的就是你,我不知道你跟你哥哥有什么矛盾,但是你动我的女人,我跟你拼了。”

我说着就一巴掌抽过去,李久慧是有钱,是漂亮,但是跟我有什么关系?现在她带人打我的女人,我一下子就恼火起来了。

妈的,我们有什么错?为什么所有人都来欺负我们,不管有关系的,没关系,都来找我们出气?

凭什么?

我一巴掌抽的她嘴角流血,但是李久慧够狠的,被我打了几巴掌,居然坑都不坑一声,我的手臂突然被萧红给拉住了。

萧红说:“别打了,阿峰,别打了,我没事了,咱们走吧。”

我停了手,直接推开李久慧,我说:“有什么事冲我来,你要是在敢找萧红麻烦,我捅死你。”

我说着就后退,李久慧吐了口血沫子,大咧咧的指着我,说:“你他妈的,在我面前逞什么威风?你他妈连你自己的女人都带不走,还他妈跟我较劲,我告诉你,让你的女人赶紧给我辞职滚蛋,李久红打什么注意我清楚,他一年结婚,一年离婚,离一次婚,就他妈分公司一笔财产,你问问你马子,到底跟李久红达成了什么协议,别他妈的给你带了绿帽子,你还不清楚。”

我听到李久慧的话,心里更加的恼火,我相信萧红,所以我不允许李久慧侮辱萧红,我抓着她的领口的衣服,我说:“你再说一遍。”

我刚说完,就抬手要打,但是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几个警察进来了,说:“不许打了,都不许打了,站着别动。”

我看到警察来了,心里就有点慌了,我赶快松掉手里的李久慧,看着警察,一个警察走了过来,说:“当众斗殴,拘留你二十四小时,现在的年轻人什么不学好,就学坏,带走。”

我听到要拘留我二十四小时,我立马就慌了,我今天晚上有事,有大事呢,我绝对不能被抓走,但是当手铐铐到我手上的时候,我才知道不可能挽回了。

我说:“我,我不敢了,你,你放了我吧,我在也不敢了,我不能被抓,我今天晚上有急事呢,我求求你了。”

“怎么?有急事?你是逃犯啊?那就更得抓你回去审问审问了。”

我一听到他这么说,心里就知道完了,多说多错,我只能被带走了,我被抓到车上,心里懊恼不已,妈的,我要是被拘留二十小时,今天晚上的事情该怎么办?

我心急如焚,但是没有任何办法,妈的,这件事,明明是李久慧带人来打萧红,我只是自卫反击而已,但是没想到我居然被抓了。

我虽然冤枉,但是这些警察是不会听的,他们只看到我们打架,剩下的事情,就只有到警察局里面谈了。

到了警察局,我把事情跟警察说了一遍,他们也查了我的档案,并没有案底,但是他们还是要拘留我二十四小时,因为我确实打架了,而且,还砸坏了烧烤厅的东西,性质很恶劣,我就必须得被关二十四小时,让我知道后果。

我没有被关进拘留所,而是关在了警察局的大通铺里,我被带进去的时候,看到了李久慧,她脸上都是血,而且嘴巴已经肿起来了,是被我打的。

我坐下来,心情很不好,我捂着脸,不知道今天晚上该怎么办?不知道军哥他们会怎么想我?这么大的事,全都指望我去掌眼呢,但是我却被关进了派出所。

我看着李久慧,都是她这个贱人,我看到她就气不打一出来,但是这里是派出所,我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这个时候,李久慧却朝着我走过来,坐在我身边,笑着说:“你小子,挺牛逼啊,打女人都不手软啊。”

我不想搭理她,索性闭上眼睛,她看到我这个样子,就推了我一把,说:“你真的那么喜欢那个贱人?”

“你嘴巴干净点。”我恼怒的说。

李久慧立马也不爽了,说:“李久红找老婆从来都没安好心,他离了四次婚了,都是结婚一年不到就离婚,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现在我知道,他通过离婚的方式,分公司的财产,在结婚之前,他跟结婚的女人商量好,给多少好处,离婚之后,一毛钱不拿,我觉得那个贱货肯定是收了好处,所以我才揍她的,现在的女人,都是好吃懒做的,兄弟,我是看你挺刚的,也很义气,所以我提醒你一下。”

“萧红不会,别在这挑拨离间,你跟你哥哥的事情,少往别人身上抹黑,做兄妹做成你们这样,你应该想想你自己的问题。”我不爽的说。

李久慧吐了一口血,说:“娘的,不是一个妈生的,他对我能有好心吗?狗日的,我在缅国红树林吃那么多苦,赚那么多钱,他居然用这种方式来黑我的钱。”

“那你就分家啊?分开了不就行了?”我不爽的说。

李久慧站起来了,说:“凭什么分家?我要的是整个公司,这个公司,她一点力气都没出,都是我的。”

我看着李久慧,他还挺有野心的,我靠在墙壁上,心情不好,我说:“那是你的事,萧红什么都不知道,你别找萧红麻烦了行吗?”

李久慧又坐下来,说:“我给你出个主意吧,你从我这里拿钱,先把那个贱人给弄走,这样李久红就没有人结婚了,是不会是,我的事成了,你的事也办成了,一举两得,当然,你最后得把钱还给我。”

“哼,蠢的跟猪一样,没有一个萧红,还有萧绿,萧黑,这个矛盾,是你跟你哥哥之间的矛盾,跟其他人没关系,还有,老子要娶萧红,老子自己有本事,不用你管。”我不爽的说。

李久慧听着,就点头,说:“有道理,哟,你挺聪明啊,你给我出出主意,你说,我该怎么从我哥哥手里把公司夺回来。”

我闭上眼睛,我说:“合作合作,合得来就做,合不来就不做,大家都不对脾气,就没有必要搞来搞去的,我要是你,直接从公司拿点钱走人,你哥哥那个人,一看就是个鬼点子多的不得了的人,这么下去,你不管怎么打拼,都是落进他的口袋,你还不如早点走痛快,这样,你在外面赚多少钱都是你自己的了是不是?何必搅和在一起呢?”

我说完就躺在地上,心里烦的不得了,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但是我知道,我出不去,我不知道邵军他们现在在外面怎么样,大家之前说的好好的,我也信誓旦旦的说我一定会去。

但是现在我却被关进牢里,我不知道明天见到军哥会怎么样,做人不可以不守信用,虽然这次我是被迫的,但是这是我的关系,这会给邵军给油豁牙一个不好的印象。

我越想心里越难受,也越担心,我真的后悔我的冲动,但是我不后悔帮萧红出头,我只能感叹,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我在大通铺里睡了一夜,这一夜忐忑异常,我一直都在想邵军跟豁牙被我放鸽子了之后,会怎么对我。

当我被拘留的时间到了之后,我就立马出去,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邵军打电话解释清楚。

但是当我打开电话的时候,我看到了一百多条来电显示的时候。

我的心一下子就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