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玄幻 > 正文

都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考验?

未知2020-05-18 17:23 玄幻

“师兄,你要去哪?”

话音刚落,光头青年几乎是下意识的扭头一望,然而这时他的身边却是空无一人,于是又问。

再定睛一看,自己这个师兄竟然已经飞下去了,一股奇怪的念头顿时油然而生,师兄该不会是……要给苏玄那家伙增添点难度吧?

果不其然,胡渣中年悠然的飞掠到了苏玄所在的半山腰附近,注视着盘膝坐在原地的苏玄,目光又特意在扫帚上面停顿了片刻,直到苏玄骤然惊醒,他才将视线移了回来。

苏玄的感悟持续时间并没有很长,而当胡渣中年出现在自己身旁的时候,他便已经有所觉察,为此他特意暂时中止了感悟,便立即起身,面向对方抱拳道:“前辈。”

“拿起这个。”胡渣中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示意苏玄将一旁地上的扫帚捡起来。

苏玄不疑有他,便点一点头,弯下腰将其捡了起来。

刚握住,一枚石子突然疾射而来,几乎刺入骨髓中的剧痛顿时令得苏玄眉头紧皱,手腕下意识地一抖,导致扫帚差点掉下去,最终还是被他咬紧牙关再一探手用力紧紧握住。

见到他这般反应,胡渣中年摇了摇头,道:“先不用扫山了。”

“前辈,那我……”苏玄连忙追问。

对方转过身去,背对着苏玄,缓缓道:“横握,站到傍晚等我到来为止。”

说完话胡渣中年便纵身返回,几乎是一转眼的瞬间,苏玄便看不到对方的背影了。

苏玄则是将目光,重新投在手中的扫帚上面。

前辈说的话,自然有他的用意,苏玄心中也明白,方才自己无论是反应、速度亦或是力量都远远没达到前辈的要求,因此……现在自己要做的,便不是扫山了。

深吸一口气,苏玄目光继而变得坚定,重新紧握住这个看似朴素无华的扫帚,将其横握。

这一站,便是将近一整天的时间。

傍晚虽然到来,可是胡渣中年的身影却并没有出现。

与此同时,在藏剑阁殿内,灰发老者已经兑现了诺言,完成约定以后返回了山门。

此时三人再度聚集,他们皆是在注视着半山腰的苏玄,这般观察了有一会儿,灰发老者才问道:“师兄,时间已经到了,还要继续考验这小家伙么?”

光头青年在一旁则是思索起来,他围绕着一根石柱走了几圈,忽然道:“莫非师兄是刻意告诉苏玄一个时间,让他在此之前不敢有任何的松懈,以此来磨炼苏玄的心性?”

“……”胡渣中年没有开口,另外两人作为这一位的师弟,也不好再多问什么。

直到天色越来越暗,随着阵阵凉风袭过,一抹月色挂上梢头之时,胡渣中年的目光注视着半山腰那道模糊的身影,终于再一次飞了下去。

这一次,苏玄早有感知,当飞石投射而来的刹那间,他便紧紧抓住手里的扫帚,将其当成自己的本命灵剑,哪怕手腕瞬间一片通红,钻心的剧痛再度袭来,他这一次也没有抖过一次。

“通过了。”胡渣中年将视线从苏玄的手腕上,移回至苏玄的面前,道:“可以继续扫了,扫完来大殿吃东西。”

不等苏玄说话,胡渣中年再度飞回。

苏玄心中却是狂喜,一次便通过了对方的考验,看来自己的坚持果然有了成效。

如此一来,苏玄的双手更加用力,他目光下意识地扫向下方,注视着略显漆黑的山路,半晌才擦了把冷汗,紧抓着扫帚小心翼翼的向下扫去。

胡渣中年回到殿中,光头青年便问道:“师兄,这么晚了,要不明天继续?”

灰发老者也是跟着劝道:“还有一周时间,应当还来得及,况且轮回珠之主这小子,身上也有逆天至宝压着,不会那么容易死的。”

“吃饭。”胡渣中年的肚子响了一声,他自己推来一张桌子,随后便直接坐了下去。

灰发老者与光头青年互相看了一眼,愣了有片刻,最终还是一齐坐了下来,不再多说什么。

没过多久,一股极其诱人的香气便自山巅上方传了下来。

此刻还在清扫着山路的苏玄,在闻到这股香气的瞬间,脚步差点没忍住顿下来。

好在他咬了咬舌尖,认为这又是前辈给自己的考验,因此并没有任何动摇,继续向下扫去。

——————

当苏玄回到殿中的时候,另外二人已经回去了,便只剩下胡渣中年一人坐在对面,手中还捧着一卷古籍,正在安静的翻阅着。

桌上,香气浓郁,而且食物均还温热,显然是新换上来的。

看到这,苏玄心中顿时流淌过一阵暖意,果然是前辈在考验自己,前辈是真的好人呐。

“前辈,我扫完了。”苏玄不太好意思直接坐下来,于是便多嘴说了一声。

听到这句话,胡渣中年暂时将古籍放在腿上,注视着苏玄,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关于你自己身世的问题?”

苏玄顿时怔住了。

自己的身世……

苏玄过往还真的考虑过,但是随着记忆的一片混沌,他发现自己任何事情都想不起来以后,便放弃了思索,反正上苍给了自己又一次生存的机会,那自己便努力把握住,不浪费掉便可以了。

别人提起这事,也许苏玄只当做是一个玩笑。

可换成是这一位前辈,苏玄心中却没来由的产生了一股信任之感,于是他下意识的坐下来,正色道:“晚辈很久以前曾经想过,但是后来发现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所以便放弃了。”

“你可有想过,为何轮回珠会选择了你,你又为何会拥有第二世复苏的机会?”

苏玄沉吟了片刻,没打算隐瞒,于是便将自己前一世模糊的记忆,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对方。

在得知苏玄是通过跳下断魂崖得以复苏的时候,即使是对面的胡渣中年,眼中也闪过了一丝奇异的色彩。

他牢牢注视着苏玄,问道:“那个断崖,如今在何处,可否找出来?”

提起这个,苏玄却是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若是两年前,灭世魔雾没有在下位面爆发的话,此刻晚辈一定能瞬间带着前辈找寻到断魂崖的位置,可是……”

“从灭世魔雾在下位面爆发之后,下位面便再也没有任何生灵存在,许多山脉与河水都莫名消失不见了,断魂崖,应该也是在那个时候消失的。”请百度一下“扔书网”感谢亲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