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玄幻 > 正文

剑道毒尊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世界

未知2020-05-18 17:20 玄幻

光头少年憋了很久的笑,努力憋了很长时间,最后他长呼了一口气,还是憋住了。

等他大口品完茶以后,才略微有些不太明白的问道:“师兄为何要这么说,你们那天交手,我也看过了,虽说苏玄有些弱,但也不至于就连基础的都做不到吧,握剑……还有那么多说法的吗?”

“你信不信,现在我只要弹一下他的手腕,他就拿不住任何东西?”

少年白眼道:“师兄,你若不是当年自己封死经脉,现在的真实修为估计都可以冲出这方小世界了,你这样的实力,去欺负一个天命境的小家伙,就有些过分了。”

“这能叫欺负?我只是想要激励激励他,省得被最近上位面一直传的六十六剑迷惑了心窍,万一得意忘形,失去了本心,那他七日之后的那一战,必败无疑。”

说到这里,胡渣中年叹了一口气,说道:“而我……已经不想着冲出小世界了,且不说某些家伙愿不愿意,即使愿意了,我又怎能拿着那么多条性命不当回事,只想着自己冲出小世界?”

少年沉默许久,过了很久才下定决心问道:“师兄,咱们这个小世界,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胡渣中年这时起身,缓缓走到殿门外,目光由上至下,渐渐看到了半山腰处的苏玄身影。

看到后者果真十分认真的清理着灰尘,即使有些路上压根没多少尘埃,他还是清扫的极为认真,没有任何试图糊弄过去的心思,胡渣中年不由微笑了一下。

后方,少年跟着走过来,师兄弟二人并肩而立,在看到苏玄努力的样子以后,少年笑道:“这下师兄总该放心了吧,苏玄他的确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值得我们信任。”

身旁中年点点头,却是将话题主动带回了之前少年所提出的问题上面,缓缓说道:“说得好听一些,咱们这里叫做小世界,可在外面那些人眼里,我们无比重视的小世界,只是外界人眼中的一粒沙子。”

“你知道,为何这里的天穹是不规则的吗?”

少年摇了摇头。

“因为,据我当年随师父前往万书阁,曾经翻阅的一部远古书籍内容来看,其实咱们这方小世界,应该是被一个神物遮挡住了。”

胡渣中年悠悠道:“更准确来说,就是一个像极了碗状的物体,倒扣在了咱们这方小世界上面,长此以往,便形成了现如今的世界。”

“对了,还有一件事,有可能你们师祖都不知道。”

“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件事,我才放弃了继续修行下去、以及探寻真相的决心。”

少年立即屏住呼吸,全神贯注的看着自己这位师兄,他的呼吸渐渐急促,越是了解真相,距离真相越近,他心中的恐慌感便会越发强烈。

可是即使会感到强烈的惶恐与不安,他还是控制不住心中的求知欲,还是想要知晓真相,想要知道这个小世界到底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何数千年来,都没有一个真神出世?

当少年全身紧绷的时候,一旁胡渣中年终于缓缓开口:“听说,当初咱们这里原本就是一粒苍穹之下的尘埃,又可能就是一粒沙子,不知何故,突然诞生了生命。”

“这种奇异的变化,自然难以逃脱那些人的感知,说起来,我们还应该感激他们,如果在感知到生命的瞬间,他们直接出手抹杀的话,那也就没有现在的我们了。”

“结果他们并没有抹杀这个生命,反而主动出手,促就了生命迅速成长繁衍,最终演化成为天地,便成了我们现如今所生存依赖的小世界。”九桃

听到这,少年不解问道:“那我们呢,只有世界,哪来的人?”

“这件事情无人记载过,或许还是跟那些人有关,但,据我所知的,他们当初一定跟我们这方小世界立过一个赌注。”

“而且赌注的条件,很有可能是赌到底有多少人能发现真相,发现以后,又有多少人能够逃出小世界,前往真正的世界。”

“换成你可以理解的话,那便是唯有成就真神,方可以拥有冲出这方小世界的资格。”

少年悚然一惊:“所以……逆神谷与暗夜魔族合作,并不一定是在觊觎我们这上位面的四域,而是想要借助更多的希望,来实现他们的神婴计划,只要出现一位真神,便可以带领他们冲出小世界,即使不能全部冲出去,至少也有极大帮助?!”

胡渣中年既没承认也没有否认,他依旧缓缓说着:“以我的猜测,再加上之前记载过的真神数量,很有可能赌注的人数,是一百个。”

“算上三万年前的最后那位,至今为止,已经有九十九个真神冲出这方小世界了。”

少年陷入混乱,他捏着衣袖,问道:“如果最后一个真神冲出去,应该便算我们赢了吧,可是我们赢了,会怎样?”

“不清楚。”胡渣中年摇了摇头。

“但有一点我可以确定,”胡渣中年顿了一下,目光中浮现出些许凝重,“冲出去最后一人,固然算是我们赢了,但是其余出不去的修者,很有可能会被献祭,随着这粒沙子重新凐灭,而全部消亡。”

少年沉默无言。

他终于明白了,为何当年师兄最意气风发之际,为何放弃了突破最后一道天劫的机会,甚至还自封经脉,从此变成了今日这般模样。

“虽说如此,可我还是觉得有点可惜。”少年望着自己这位师兄,准确来说很有可能是年长自己数千岁的师兄,遗憾无比。

胡渣中年笑了笑,摇头道:“成不成神无所谓,主要是我们已经适应了现如今的生活,真冲出去,还不见得会怎样呢,更何况,一个人冲出去,其余所有人都要凐灭,换你,你的心里能接受吗?反正我是做不到。”

说完这话以后,他的目光又一次下意识地瞥向半山腰,试图看一看苏玄的情况。

结果这一眼看过去,他却是愣了一下。

少年原本还心情复杂着,结果一看到师兄露出这般神情,他也情不自禁的顺着目光看了下去。

这一眼望去,他也愣住了。

“这家伙,真的是随时随地都能有所感悟?”

注意着再一次盘坐下来,进入感悟状态中的苏玄,光头少年有些面色古怪的说道。

他一边说着,又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低声道:“师兄不愿意做的事,该不会最后……由这个家伙实现了吧?”

“照这么看来,他难道真有希望冲击真神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