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玄幻 > 正文

剑道毒尊 第一千七百八十六章 扫山

未知2020-05-18 17:17 玄幻

一个积满了往年落叶的院落内,苏玄便盘膝坐在地上,前有石桌背有古井,两旁则是一对光头兄弟,一个光头青年一个光头少年。

但奇怪的是,每次低声交流时,光头青年却总是要先询问少年的意见,事事都以他为主。

不知过了多久,直至一片落叶掉落在苏玄的头上,再经风一吹,从头顶渐渐飘落至肩上,最终渐渐飘飞至远处,苏玄终于睁开了双眼。

“噗——”

一开口,苏玄便将积压了许多天的淤血吐了出来,呼吸终于顺畅了一些,脸色恢复了红润。

他情不自禁的抬起了自己的双手,注视着掌心里若隐若现的两道银灰色痕迹,目光微怔。

“这是师兄离开之前,特意留下的,这两道剑意可在你决战之时,救你性命。”旁边,响起了光头少年的解释声音。

苏玄面色复杂,他垂首注视着两道剑意,虽然暂时还感受不到隐藏其中的可怕力量,但同为剑修,他却能够明白这两道剑意究竟有多么重要。

那位前辈为了自己先是破例出了一次手,此刻又是破例留下了两道剑意,为了自己,连续破例两次,这般恩情……的确短时间内难以偿还。

“师兄交代过,你不必太过纠结,就当做是之前打伤你的一点补偿,你可以用也可以不用,用不用对你来说,其实都差不多。”光头少年又继续说道。

苏玄愣愣的抬起头来,视线转移到两名光头兄弟的身上,那位前辈为何会如此信任自己,是因为轮回珠的特殊天地威能,还是因为……

这一瞬间,苏玄的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了之前与那位前辈交手时的瞬间情形。

在任何人看来,他们两个当初都是在刹那之间便结束了交手,所谓的“六十六剑”更是刻意夸张了说的,实际上两个人只对了一剑,这一剑便已经出了结果。

但是,双方还未正式较量之前,那位前辈曾经很复杂的看了苏玄一眼,本想说点什么,结果到最后则是转移了话题,苏玄不太明白那位前辈为何会如此反应,但他心中却隐隐有种预感,也许是……这位前辈在刹那之间,看到了什么自己看不到的事情?

究竟是自己的过去,还是未来,亦或是……与轮回珠有关的事物?

之后苏玄也想过亲自去询问,后来想一想又决定算了,毕竟有一些事情非要知根知底,反而有可能会适得其反。

在这后面,苏玄便感到胸口非常沉闷,那位前辈便指出了一个院落,苏玄立即赶到这里,便盘膝坐了下来。

一直到现在,苏玄终于是将此前交手所积下的淤血彻底吐了出来,心中的一些郁结竟也因此而消散开来,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许多,也精神了不少。

而当苏玄思索的时候,旁边那一对光头兄弟则是偷偷溜出去了一趟。

苏玄才反应回来,两个人则又迅速赶了回来。

只是当他们这一趟回来时,手里还抓着一把十分古怪的扫帚。

“这是……”苏玄深吸了一口气,注意到这把扫帚上面的深刻指痕,以及一些古老沧桑的痕迹,不由问道,“某样至宝吗?”

光头少年摸了摸自己的脑门,将扫帚递给苏玄,道:“不是,是师兄以前扫山门时候用的家伙,听说也有用,所以就拿来让你用了。”

光头青年这时附和着点点头,应道:“师伯的建议,是让你在这最后一个周,先花三天至五天时间去清扫山门,最后的两天时间,去找他谈话,你觉得呢?”

“你若是觉得,与师兄的交手便已经令你受益匪浅,所学所知已经足够的话,也可以采取自己的办法,不必拘束,我们会尊重你的意见。”

光头少年微笑着,特意指出了仙魔十帝剑,道:“还有那把剑,莫要忘记了我们的约定,十年之后,此剑……封入藏剑阁,可不许反悔。”

这件承诺,的确是苏玄刚开始踏上藏剑阁山门时,便做出的承诺。

也正因为这一点,藏剑阁才同意了他的请求,而那位之所以破了数千年的例,则是因为他曾经看到了苏玄的神魂。

除此以外,这一对光头兄弟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当他们拿出账本,一一对着师兄念的时候,师兄既无奈却也有些感慨。

经此结合,最终便发生了这件惊动整个上位面的六十六剑交手一事。

而那位也自然不是藏私之人,一旦破了例,更是准备一破再破下去,此刻更是看准了苏玄的潜力,甚至愿意再多指点苏玄一番,如若悟性足够,即使只剩下最后七天来感悟,也断然可以令剑道境界再上一层楼。

苏玄今日的思绪格外复杂,但当他迅速将思绪截断以后,他立即站起身来,十分郑重的双手将那把不普通的扫帚接了过来,双目认真道:“定不会辜负诸位前辈的期望,至于仙魔十帝剑,十年以后,苏玄一定会亲自将此剑封入藏剑阁,终生不碰。”

“好!有魄力,看好你!”一旁的光头青年忍不住笑道。

光头少年则是暗暗扯了一把自己捏出的小家伙,随后冲着苏玄说道:“莫要有压力,即使这几日没有任何感悟,也不必焦虑,你要记住……那两道剑意,才是师兄真正想要教给你的东西。”

苏玄没有多语,面朝院落外的某个方向,双手捧着扫帚,深深的躬身拜下。

——————

从这一天开始,藏剑阁顿时焕然一新,多了一位扫山的年轻人,而剩下的藏剑阁修士,则是每日都会好奇的向下观望。

与此同时,藏剑阁大殿内,这一天那名邋遢胡渣中年也来到了殿内。

老者并不在,据说又离开山门去完成约定了。

此刻只有光头少年一人陪在胡渣中年的身边,当他将茶泡上以后,便不解的问道:“师兄,你将如此重要的扫把给了苏玄这小子,是真的打算将他培养成为传人了?”

“?”胡渣中年微感疑惑的看着少年,神情有些怪异。

光头少年见周围无人,继续压低声音问道:“说真的,师兄难道真没打算收个传人?我看这个苏玄就挺不错的,起码心向善,可以培养。”

“不是啊……”胡渣中年捧起茶,略微有些茫然的说道。。

光头少年的面前浮现出一个大大的问号。

“给他那玩意,是让他练练手臂,一个连剑都拿不好的人,凭什么接我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