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玄幻 > 正文

剑道毒尊 第六十九章 在乎

未知2020-05-15 19:09 玄幻

铁牢外,伴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条几乎见不到丝毫血色的手臂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着原本的模样。

感受到来自这条手臂上愈发旺盛的生机,以及铁牢深处时不时响起的咆哮声,苏玄虽然一直在催动上古炎明兽的灵晶,但却悄悄的留了一手。

“小辈,还愣着做什么,继续!”

似乎是察觉到了希望,铁牢内那条龙尾的主人语气急促的催促道。

苏玄生怕对方情绪激动下会再次做出伤害苏瑶的事来,于是默默的点一点头,继续加强了灵力的催动,使得灵晶内的灵力几乎涌到了极致。

“妙哉,妙哉,不出七日,本尊便可以重新驾临神都,到时候……所有人,都将臣服在本尊脚下,哈哈哈!”

苏玄闻言内心却是撇了撇嘴,神都跟这个龙尾主人同一时期的强者,早已经死去多年了,倒是这个家伙,不知用什么手段,以囚禁自己百年作为代价,而换取一线生机,居然还试图重回世间……甚至想要,独霸神都。

若此人便是那名被人称之为七王爷的老龙王的话,而又已过去了近百年,恐怕以此人超越灵府境的恐怖修为,几乎可以力压方圆几十万里的群雄,从而号令天下。

一想到这样的一幕,苏玄便不愿出手,只不过眼下情势紧急,他只得硬着头皮去做这等几乎堪称逆天之举。

苏瑶一直注视着苏玄,望着苏玄体内迅速流逝的灵力,以及后者愈发苍白的脸庞,一时间内心也是有些乱了起来。

又是半个时辰过后,铁牢内再度响起那道几乎咆哮起来的声音:

“小辈,为什么要停手,快继续,再多浪费一秒钟时间,本尊便杀了这个女娃!”

苏玄深吸了一口气,眼神疲惫的看着铁牢内,开口道:“你自己不会看么,我浑身上下一点灵力也没有了,怎么帮你驱毒,这又不是说驱毒便可以轻易驱毒的。”

“多嘴!”

虽然那条龙尾的主人怒斥了一声,不过紧接着,几块散发着浓郁金色灵力的灵石从铁牢内丢了出来,而后那道声音才响了起来:

“本尊只允许你半个时辰的时间,时间过后若是恢复不完,你也不必活下去了!”

苏玄没有说话,默默的从地上捡起来这几块灵石,心中却格外震惊。

这个老龙王的收藏果然丰富,随手丢出的都是中品灵石,在外界,一块中品灵石可是堪比一百块下品灵石。

没有丝毫耽搁,苏玄立即一手握着一块灵石,原地盘膝坐了下来,默默运转功法,催动着灵石的力量,一面帮助自己恢复灵力,一面又悄悄的试图刻画第三根地骨。

观察体内,苏玄可以清晰地察觉到,自己需要刻画的地骨一共有九根,距离完全刻画完成,还差许多。

想要在短时间内突破气海境,的确是有些不太容易,除非有大量灵石或是丹药的辅助,否则刻骨,极难成功。

这也是苏玄第一根骨刻画天骨之后,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苏玄原地恢复灵力之际,苏瑶终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就是世人口中的,老龙王?”

良久,铁牢内才响起那道声音:

“小女娃,知道的太多,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看在那个小辈可以帮本尊驱毒的份上,本尊就顺便透露给你一个秘密。”

“你可知当年为何会有如此多的老龙王死在剑阁剑子手上?”

听到这名老龙王提及当年一战,苏瑶顿时皱起了眉头,摇头不答。

“自然是本尊在陨落之际,将那群小子的龙脉都夺了去,结果反受其噬,不仅中了毒,还被困在这暗无天地的囚牢中!”

闻言,苏瑶眉头皱的更深,夺取龙脉,这对于一名特殊的修行者来说,几乎是相当于毁掉了对方的灵骨,所造成的创伤几乎是不可挽回的。

怪不得当年剑子会连续斩杀如此多的对手……原来如此。

得知这个答案之后,苏瑶的内心更是复杂,她什么话也不想说,但是却又有种想要了解更多的念头。

很快,半个时辰的时间即将流逝,也不知外界究竟是什么时间,苏玄也是在时间即将用完之前醒了过来。

他舒活了一下筋骨,而后催动上古炎明兽灵珠,继续替那条手臂驱毒。

然而这次驱毒仅仅过去了没多久,铁牢深处的那名老龙王突然收回了手臂,而后冷喝道:

“两个小鬼,本尊要休息了,等本尊醒来之后,再继续驱毒!”

“莫要试图逃跑,否则本尊保证,就算是当今的神都之主前来,也救不出你们二人!”

苏玄默默的将木盒与灵珠收回,却开口问道:“可否先将我的同伴放开?”

铁牢内久久的没有回音,良久之后,一直被束缚着的苏瑶才终于落到了地面。

苏玄立即将少女扶了起来,而后利用灵珠的力量替后者疗伤。

“瑶姑娘,还好么?”

听闻苏玄关切的问候,苏瑶摇了摇头:“还好,休息一晚便可以恢复。”

“你真的打算……替这个家伙驱毒?”

闻言,苏玄叹了口气,先将灵珠收回,而后才回答道:“走一步看一步,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不会让你受到一丝的伤害。”

一直内心波澜不惊的苏瑶,在听到苏玄这句话以后,突然猛地触动了一下,随后她才又问道:

“为何,如此在乎我?”

她很清楚,在这种危险的境地下,两个人原本便不算很熟,情急之下放弃对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苏瑶想不到的是,苏玄为了她,却会一再妥协,帮助这个老龙王驱毒,甚至是不在乎驱毒以后会带来多么可怕的后果。

“为何?”

苏玄思索了片刻,而后注视着紫衣少女,微微笑道:“或许就从你涉险救我那一刻开始,哪怕是万劫不复,你也值得我如此做。”

“无赖……”

“你怎知我一定是救你的?”

苏瑶撇了撇嘴,低声道。

对比苏玄却是毫不在乎的笑了笑,而后望着苏瑶那被血液浸透的肩头,突然开口道:

“瑶姑娘…”

“可否先将上衣脱下一部分?”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