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仙侠 > 正文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影响纪元 更改天命

未知2020-05-17 21:13 仙侠

“大罗法会,”

重明跌坐在自己的宝座上,他的宝座不是传统的莲花座,而是自嶙峋霜石旁稀稀疏疏横斜出的翠竹聚拢成华盖,四角往上一卷,恰好雨后新晴,竹色浸水,雨珠滚在叶子上,似坠非坠,晶澈透明,妙不可言,他轻轻一笑,顶门上三花聚顶,五气朝元,自有妙音萦空,声声入耳,让他的声音中都沾染一种说不出的神韵,道,“此事可交给我,我来安排妥当。”

李元丰的宝座,状若玉壶,冰心一点,周匝晕开阴绿,尚有金光五色,祥云千丛,冉冉而来,积累到身前,他知道大罗法会非同小可,得和诸天万界里金字塔最顶峰的巨无霸大势力打交道,修为境界低了,真压不住,很容易闹笑话。三宫主出面,最合适不过。不过三宫主主动出面,也是不大不小的人情,所以他还是欠了欠身,感谢道,“那就多劳三宫主了。”

“哈哈,”

重明的笑声清清如玉,越来越大,赤霞而行,绕于身前,他的神情看上去真的高兴,道,“要是别的事儿,我还真闲麻烦,可大罗法会这等事儿,我只能说,可以多多益善,多多益善啊。”

重明的话语中掩饰不住的高兴和喜悦,只听上去,就能够听得出来,是发自于内心,十足真金。这位三宫主不管是根脚也好,自身利益也罢,都扎于妖族。妖族兴,则利于他行。妖族衰,则影响自身,休戚相关,荣辱与共。

在以往,妖族处境不妙。别的不说,当年梵门筹划西游,就肆无忌惮地攫取妖族潜力种子,让妖师宫不得不下令,令天下妖族紧闭洞府,不理尘世,免得入了西游金榜,坠入劫数。那种无力感,妖族下层尚懵懵懂懂,可对于真正上层来讲,真的噬魂入骨,久久不能忘怀。只是以往妖族被梵门,玄宗,天庭,等等等等默契打压,只能忍气吞声,以待将来。

重明本以为,这个将来,最快也得是下个纪元,在此之前,妖族只能够当所谓的“缩头乌龟”,可没有想到,会出鬼车这样的异数!鬼车先入上境,在西牛贺洲中扎下根基,已经影响到妖族,让妖族族气丝丝缕缕汇聚,有了改变。现在更晋升为纪元第一大罗金仙,开始彻底改变妖族未来,以一己之力更改天命。

大罗金仙在其得道纪元中有何等的力量,诸天万界金字塔最顶峰的存在都了解,鬼车在此纪元中晋升为大罗金仙,即使不可能使得妖族能够凌驾于正得天道所钟的梵门之上,也比不得根基深厚开枝散叶的玄宗,但绝对不需要再想以前隐隐藏藏,可以光明正大布局纪元,攫取纪元之利益。

妖族如此好的变化,重明岂能不高兴?

“我去准备了。”

重明道人雷厉风行,他见接下来的事儿没有和自己有关的,就一振衣袖,自宝座上起身,然后脚下生莲花,从从容容出了天妖大殿,来到外面。

待重明走后,天妖大殿中安静下来。

只有丝丝缕缕的妖族功德之力和气运之力交匝,凝成宝灯之相,每一盏上面都有着洪荒异兽的影子,或是计蒙,或是相柳,或是其他,活灵活现,散发来自于上古洪荒的古朴和幽深,令人难以忘怀。

李元丰慢悠悠喝了一杯茶,然后放下茶盏,灯光映着他的眸子,弥漫着锋芒,率先开口,道,“我们妖族要由守到进取,大罗法会自然是个爆点,不过我觉得,在此之前,需要预热预热。”

“预热,”

白泽顺着李元丰的眸光,出了天妖宫,看向妖师宫投影的外宫所在的北俱芦洲,微一沉吟,开口道,“四宫主有志于在北俱芦洲上做一做文章?”

“不错。”

李元丰不用掩饰自己的用意,他坐直身子,周匝黑青之纹交织,妖气绕绕,来来回回,道,“在底蕴上来讲,北俱芦洲比不上正当纪元垂青的西牛贺洲,就连东胜神洲和南瞻部洲都差不少,可不管怎么说,它都是地仙界四大部洲之一。纪元正在上冲,地仙界四大部洲之一的价值瞎眼可见。”

李元丰顿了顿,继续说话,道,“我们在北俱芦洲有根基,拿下北俱芦洲的话,可以让妖族提前复兴。”

“北俱芦洲啊,”

白泽听了,不由得站起身来,负着手,天姿精耀,智慧光满,妖师宫外宫就在西牛贺洲中,他有时也会前往,常年坐镇之下,对于北俱芦洲的了解比眼前李元丰要更为了解。北俱芦洲是比不上西牛贺洲,南瞻部洲,东胜神洲,但蕴含的辛秘很多,当纪元来临,都会见机出世,任何势力都会想将之攥到手里。

只是在以往,北俱芦洲是妖族影响力不小,可其他势力也有所布局,在妖族弱势下,很多时候都只能固守,抵挡其他势力的蚕食,比如在天庭和梵门支持下的龙族。而现在,鬼车成为纪元第一大罗金仙,他要从北俱芦洲入手,自是一改乾坤,重塑秩序!

“如果,”

白泽眸子中跳跃着光,不求以后能够独吞北俱芦洲,这不现实,毕竟北俱芦洲里面的势力也极其复杂,但只要能够达到梵门对西牛贺洲的控制程度,就非常非常好了。有了北俱芦洲当后花园,妖族们就能够放于其中,静待天时所到,部洲中机缘出世,得而吞噬融合之。到了那样的程度,妖族中的年轻一代肯定能够勃发向上,彻底改变青黄不接的状态。如果纪元以现在的速度膨胀,拿下北俱芦洲后,妖族以后肯定能够多出几个和仙道天仙抗衡的大妖。再大胆一点想,真要是族运爆发,再出一位上境也是有可能的。

想到这,白泽神情变得严肃,言语铿锵,道,“四宫主,有的事儿关系到你自身,妖师宫有时候不方便出手。可关系到妖师宫的事儿,妖师宫上下,自我开始,没有任何人会袖手旁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