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仙侠 > 正文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纪元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第

未知2020-05-17 20:59 仙侠

东海,龙宫里。

重楼叠阁,珠门玉户,层层台阶延绵下去,最下面,是粼粼水光,晶澈如琉璃宝色,不染凡尘,只有若有若无的水响,如玉钟般奏响。再往里,穹顶之上,荡漾着耀眼的金色,赤金一样,灿然生辉,光彩倾斜下来,照在稀稀落落的珊瑚上,与之一碰,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香气,让人沉醉。

在宫殿的中央,原本的东海龙王早就不见了,只有一高大的宝座,缀着世界最为华丽的绿玉,宝石,玛瑙,翡翠,等等等等,交织纹理,洋洋洒洒。一位伟岸的身影坐在宝座上,眉目青青,耳大如轮,双手自然垂到膝盖之上,只是一具化身就有通天彻地之能。能够到这样的程度,自然是诸天万界中金字塔最顶端的存在,大罗金仙了。

四海龙族虽然自上古龙凤麒麟三族大战后就开始由盛转衰,退缩到四海,后来又被诸位当权者忌惮,明里暗里打压,可到底是个强盛的种族。以龙族厚积的底蕴,能够在当今推出一位大罗金仙,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实际上,这位现在居于东海龙宫里的大罗金仙并不是初次露面,当日在李元丰的鬼车真身在西牛贺洲落下立世之基之时,他就曾出面阻挡,虽然后来由于人间界上浮,黑井喷发,恶气浊气污秽之气肆虐,再加上东皇钟出世,等等等等,没有成功,可展现出四海龙族的强势,绝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便捏的软柿子。

宝誉大帝坐在宝座上,宝石缀光,映出双颊淡淡的金色,他曾经参加过围剿鬼车之事,和梵门走得近,在西牛贺洲中有一定权限,于是要比诸天万界的大能存在,比如血海中恐怖的巨眸要看得清楚明白,于是他比其他人更能够认识到李元丰鬼车真身所展现出的强势,对方在西牛贺洲中是次于梵门,居于第二位,遥遥领先于其他人。

“西牛贺洲,”

宝誉大帝这位龙族的大罗金仙龙睛中晕开不计其数的宝轮,大大小小,恍若镜面,继续映出西牛贺洲上空覆盖的紫青,不愧为纪元中心,深不见底,难怪鬼车,以及诸天所有大势力但凡能够落脚,就撵都撵不走!

宝誉大帝眸光深沉,他看到西牛贺洲中天庭的印记,最前面粼粼水光,霜气森然,似笑非笑,天庭知道自己和鬼车的冲突,就把自己推出来做挡箭牌,一方面安抚鬼车,毕竟对方还有一个天庭玄天圣君的身份,另一方面就是向梵门示好,表示会和梵门站在一起,对付鬼车。

“也好。”

宝誉大帝嘴角上翘,并不在意自己被天庭拿枪使唤,因为到了他这样的境界修为,要让他主动当枪,必须得有让他非常满意的好处才行!

“鬼车,”

宝誉大帝渐渐地把面上笑容敛去,剩下冷幽幽的寒意,以后交手争夺的事儿还多着,谁能够笑到最后,未可知!

天外天,上清宫。

天色晴霁,四下烟云袅袅,惊虹不时坠落,和檐角的铃铛一碰,跳珠溅玉,轻声一片,每一下都有冷沁入骨的韵律。

无当圣母坐在云榻上,面如少女,形容端且严,背后灵云幽幽,隐有一剑,上书诛仙,锋芒破天,但含而不露,在周身三尺内,呼啸有音。左右两个侍女,宫裙罩身,一人带青章囊,手持一锦囊,长一尺二寸,藏有宝尺;另一侍女著青衣,捧宝盘,盘中有小印,宝光隐隐。

无当圣母比不上龙族的大罗金仙宝誉大帝在西牛贺洲中有梵门开的口子,能够以化身降临西牛贺洲,可她当年师从通天道人,是封神之战中截教少有没有遇劫的仙人,更何况从那后执掌上清宫,无数纪元气运滋养,境界修为深不可测,所以也看出李元丰鬼车真身在西牛贺洲中堂堂正正宣告自己在棋局中作为下棋人的强势局面,凤眉不由得挑了挑,锋芒惊人。

“还好。”

无当圣母颔首点头,表示满意,以上清宫和梵门的恶劣关系,要梵门主动给上清宫放开口子根本不可能。不过鬼车强势了,可以借助对方的力量在西牛贺洲中布局,继而攫取纪元机缘。

“是个好机会。”

无当圣母有了决断,看向对面端坐的女仙,道,“师妹你要多跟九荒大圣联系,西牛贺洲作为纪元中心,以后风云激荡,我们上清宫绝不能缺席!”

在以前,无当圣母经常直呼李元丰的鬼车真身为鬼车,那是洪荒异兽的真名,直呼其名,算不上太过礼貌。而现在,李元丰的鬼车真身晋升为大罗金仙,还是此非同凡响的纪元中第一大罗金仙,就是以无当圣母的境界修为和地位,都得称呼一声妖族大圣了。

这个大圣,可不是孙悟空弄的那个齐天大圣的大圣能比,也不是妖圣能比,而是真正和上古妖族存在媲美的。

“嗯。”

云霄仙子答应一声,她素裙罩身,上面绣着九曲黄河大阵,顶门上庆云高举,混元金斗在里面跳跃,每一个刹那都有星芒散开,无穷无尽。想到自己当年趁着观自在等人前往虚空中围剿鬼车时候在西牛贺洲里布下的暗棋,这位太乙金仙挑了挑眉,如果有现在的能够堪比大罗金仙的九荒大圣帮忙,可能要比自己以前预料的要成长的快得多。

在西牛贺洲,在离开比丘国后,再次上路的取经五人组,唐三藏,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小白龙,等等等等,当李元丰的鬼车率先在西牛贺洲中堂而皇之地宣告自己下棋人的身份,然后万寿山五庄观,天庭,玄门,最后梵门横扫的过程中,他们都冥冥之中感应到丝丝缕缕的触手,似乎在拨动自己的未来,让自己的未来出现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最近怪事儿真的越来越多。”

孙悟空打了个寒颤,嘟囔一声。

至于引动所有,拉开西牛贺洲棋盘新序幕的李元丰,则眸光幽深,他拢在袖中的手动了动,接下来,自己该让人知道纪元第一大罗金仙在其得道的纪元中有何等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