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仙侠 > 正文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登场震惊诸天万界

未知2020-05-17 20:57 仙侠

南海,潮音洞。

正值半夜,紫竹之上,露月斑斑,若冬日的霜雪,弥漫一白,和四下静幽的紫色相磨,紫白相间,清清冷冷,明澈玉净。只是站在跟前,就觉得似有似无的寒意扑人眉宇,让飞禽走兽们,特别是向来活泼的玉象,来来回回的小鹤,等等等等,很快安静下来,不再嬉嬉闹闹。

惠岸行者身披法衣,人物俊秀,他抱着香炉,看烟气袅袅,凝而上升,不下三尺,眼观鼻,鼻观心,整个人如泥胎塑像般,只是目光徘徊在正坐在竹林中央的观自在大菩萨身上,随时准备听法旨。

观自在大菩萨跌坐满月轮,身上法衣上花团繁盛,连珠纹环绕,呈现琉璃玉色,氤氲一片清冷,她蹙着眉,运转神通,暗察西牛贺洲天机,玉颜上阴霾不减。

好一会,观自在大菩萨敛去玉颜上的冷意,她看了侍立的惠岸行者一眼,想了想,开口道,“你去天庭走一遭。”

“遵旨。”

惠岸行者,也就是以前的木吒,答应一声,手捧观自在大菩萨的法旨,念头一引,自然从脚下涌出团团祥云瑞彩,然后托举身子,腾空而起三五丈后,他再遥遥地向观自在大菩萨行了一礼,才转身向天穹去。

“哼,”

观自在大菩萨目送惠岸行者离开,然后冷哼一声,站起身来,她人在竹影下,衣色染香,婆娑多姿,美眸中清冷动人。

因为由于历史原因,天庭在西牛贺洲根基很深,火种不少,很容易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姿态。更何况,现在梵门的眼中钉肉中刺鬼车还有一个化身在天庭担任玄天圣君的天官,有不小的文章可做。天庭既然要入局落子,可不是推出四海龙族来与鬼车打擂台就行的,他们得拿出更多的“诚意”!

“不然的话,”

观自在大菩萨顶门上云气翻卷,如珠幢宝盖,香气浮动,紫青一片,鬼车现在凭借立世之基根基已落,短时间内难以撼动,可其他势力即使潜势力最强的天庭真要是梵门撕破脸,也能够把他们扫出西牛贺洲!

轰隆,

似乎感应到观自在大菩萨的意志,自她顶门庆云上,冲出白气,倏尔上了青天,然后冉冉展开,上浮金灯璎珞,络绎不绝。灿然夺目的舍利子来回转动,不时发出妙音,讲述大慈大悲,礼赞诸天。

轰隆隆,

几乎在同时,自西牛贺洲的不少方向,有梵色升腾,冲霄而起,或演化为须弥山,或成功德池,或成星宿大佛,或是其他,反正不管如何,俱是和观自在大菩萨的无上舍利子共鸣,力量连绵到一起。

轰隆隆,

千姿百态的力量碰撞,弧光跳跃,全氤氲着佛理梵香,然后慢慢地散开,向四面八方扩散,越来越多,覆盖时空。

轰隆隆,

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有天运地气自冥冥中来,融入其中,让其力量越来越大,气象越来越盛,开始横扫。所到之处,凡是接触到的,与其不一致的,要么被其改变,要么直接到了一边。很有一种真龙一出,横扫各地龙气的既视感。

梵门力量横扫,不可匹敌,呈现念头姿态,随时间推移,刚才还呈现出弥天极地异相的万寿山五庄观,天庭四海龙族,以及玄门,等等等等,色彩开始变得黯淡了许多,并且在映照下,似乎变得莹莹一点,非常玲珑。这正是梵门在西牛贺洲中不可动摇的主导地位的体现,甫一发出,横扫无敌。

“威风煞气啊。”

李元丰在自己的立世之基所演化的乾坤世界里,静静地看着这一幕,他看到梵色横扫,无敌于西牛贺洲,可没有选择天庭,五庄观或者玄门那样退避,而是神意所到,沉于自己脚下的世界,然后统御所有的力量,再次爆发。

轰隆,

顷刻间,西牛贺洲天穹之上,换了新天,梵色所蕴含的金色大日高照,横扫所有,五庄观,天庭和玄门黯淡无色,摇摇摆摆。在此时,却有一道天妖气冲霄,妖星独挂,在日色的照耀下,保持闪亮。

“又奈我何,”

李元丰盯着梵色大日压迫下炯然生辉的妖星,惨绿色氤氲,丝丝缕缕升腾,他稳稳当当,锋芒依旧。梵门一起,能够横扫,让天庭,五庄观,玄门在西牛贺洲的力量退避三舍,不敢挡其锋芒,可自己和他们不一样,自己半点不退!

血海。只见一片幽深,血色的云气,冉冉而来,自四面八方,越聚越多,形成血水,到最后,就是血海。这血海滔滔,不见崖岸,波涛不起,覆盖亿万里,孕育着不知道多少强大的生灵。

在血色最浓郁的深处,正有一宫殿,高不可攀,自成世界。在里面,有日月星辰,有山河大地,有士农工商,只是色彩趋向于阴暗血色,有一种惊悸。在宫殿中,不见人影,只有一双巨大无比的血眸睁开,看向西牛贺洲。

纵然隔得很远,又有天运地气阻挡,可血海宫殿中的这位大能依然能够看到异象,特别是金色的梵日下惨绿森然的妖星,让他看了许久。

“鬼车这位纪元第一大罗金仙真的霸气十足。”

血眸中传出的声音冰冷,又蕴含着威严,他这样的存在存活了不知道多少纪元,对于能够在纪元中成就大罗金仙的见到的可也不算多。更何况,此纪元也远远不是以前纪元能够比拟的。能够在仅次于封神的纪元中晋升大罗金仙,成为本纪元第一大罗金仙,果然强势,居然在西牛贺洲这样梵门志在必得的地方如此张扬。

“这样的话,”

巨大的血眸流露出思考,现在鬼车在西牛贺洲是当仁不让的第二位,还是不惧梵门打压的第二位,他能够在纪元中体现出的价值很让人震惊。不过要想在西牛贺洲有所作为的话,除去以前必须看梵门的脸色,现在有了新的可能。

和血海中的强横存在一样,西牛贺洲随李元丰的鬼车真身强势宣告自己在纪元中心的份量后,引动了诸天万界大能的关注。